登录 注册

法老的时代---埃博一日

发布于 2019-04-11 16:02 十六番网页版



如果说来埃及旅游有个点必到,毫无疑问是埃及国家博物馆。

金字塔的名气太大了,为了多看几眼金字塔,作计划时吉萨特意安排了2个晚上,昨晚从亚历山大坐晚班火车赶回了吉萨,所以今天的行程会比较轻松,早晨我们可以从容的坐在阳台上边眺望着金字塔边享用早餐。天气出奇的好,日出金字塔灿烂和辉煌,这时候的金字塔是空旷和伟岸的。这让我想起前天晚上在楼下书店闲逛时翻看的一本画册,这本画册是18世纪几位法国画家结伴考察尼罗河沿岸时留下的写实作品,其中一幅是几个当地人们坐在狮身人面像的基座那儿聊天,旁边是游荡的牛羊,那时候附近的人们并没有把身边法老们遗留下来的金字塔太当回事,觉得很自然,几千年世世代代就样存在着,好一派祥和的乡村风土情。等吃过早餐之后景区开始有游客陆续进入,金字塔又要开始喧嚣的一天了,颇有些留恋的与它告别前往开罗,今天剩下的时间准备都交给埃博了。坐地铁到萨达特站出来就是解放广场,这里应该是开罗市区最为繁华的中心区,周边是殖民时期的高大建筑,马路开阔,空气,卫生都比我想像的要好,我对太太说开罗不错呀! 这不就是七、八十年代的上海吗?盲人摸象,我们只看到开罗的一面,之后的几天感受到了开罗的另外一面。先找到肯得基就找到了旅馆,我预先发了EM给旅馆,他们指示了怎么走?于是见识了开罗人的热情好客,小苹果问一位中年男子,他站下看了一下地址,非常热情的让我们跟他走,还真是那样边走胳膊就搭在了小苹果的肩头,问来自那儿?同时介绍自已是一名中学老师,那股子热情如同久别的老友,往回走几十米就在肯德基旁边,只不过那个阿拉伯11写的飘逸我们没注意,大家向老师致谢以为完了,结果又是合影又是要地址热情的令人难以招架。预定的这家旅馆位置相当不错,就在埃博斜对面的一座老建筑中,古老的电梯十分有趣,服务员是几个年青人,相当热情,只要你坐下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端上咖啡或红茶,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旅行中我喜欢住在这样的地方,大家相互交流旅行经历和经验本身也是旅行的收获之一特有意思。

在埃及几乎什么动物都可以做成木仍伊,小到一只鸟这是一头长达近5米的巨型鳄鱼的木仍伊。

图坦卡蒙墓出土的文物占据了二楼显著位置。


图坦卡蒙的棺椁。

胡夫的哥哥和夫人,雕的眼晴都是镶着宝石。

埃及最大的金字塔是胡夫建造的,博物馆中最小的石雕像也是这位法老的,

办理完入住赶快就往埃博去,这时候这里已经汇聚了众多的游客,进入之后先游览一下花园,这里有商伯量等为埃及考古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法国科学家们的雕像,在这幢拥有百年历史的粉红色穹顶老建筑里面挤着10万多件文物。不过严格意义上说埃及博物馆可称为法老博物馆,里面陈列的文物主要是法老时期的文物。我们上午11点进入到里面开始参观,小苹果和小辫子刚来的第一天就参观了一遍,感觉不过瘾决定跟我们一起二刷,她们有经验,来之前在楼下的肯德鸡打了包买好了水,大有不弄个明白不准备出来的架式。进入馆内要过三次安检,一次是进入大院门口时开包查验,二次是进入博物馆花园过一次机,第三次是进入大楼内再过一次机,这次过机把我的照相机给截住了,要么买照相票要么寄存,来过的人都知道根本无须买什么照相票,大家都在用手机拍,根本没有人管,我自然不会买,只好把照相机寄存了。因为之前都做了功课,想着进去以自已看为主再跟着蹭点旅行团的讲解就差不多了,其实不然,进到大厅琳琅满目的文物迎面扑来,需要处理的信息量太大,大脑中枢反应不过来。中国团队来的不少,不过想蹭讲解并不容易,来过一次的小苹果建议还是找一个解说会比较好,院子里有不少本地人在找活,于是返回院子里去找讲解,这样我们就与另外4个来自上海的年轻人临时拼团,8人合伙请了一位解说,这是一位帅气的中年人,工作态度好过他的中文水平,他首先让我们原凉他不太流利的中文,解释他正在努力学习汉语,每天晚上都去上课,并说自己是3个孩子的父亲太太是医生,看来中文在开罗也可以成为白领谋生的手段,如今的开罗中产阶级的生活不容易也窥见一斑。请一位解说感觉很有必要,不怕你做功课,时间有限可能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导游以罗塞塔石碑法国人商伯量破译古代像形文字入手,从镇馆之宝纳尔迈调色板开始,很有次序的通过馆内重要文物把埃及的古代史串联起来,有人说人物传记是阅读历史的捷径,感觉看埃博把握这几个人物的脉络收获会比较大,达尔迈调色板是全世界最早的军事档案,从这里开始上下埃及统一形成了单一民族的国家,埃及正式进入法老时代,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博物馆里有他最小的石雕像,拉美西斯二世带有箭伤的木仍伊;丰富的图坦卡蒙的墓藏占据了二楼的主要空间,出土的文物非常丰富,从层层的棺椁到最在层的金棺,和那幅举世闻名如今刻在埃及硬币上的金面具,还有雕刻精美的金椅子甚至重大典礼的金色人字拖等非常值得细细的欣赏。这样我们在埃博的头两个小时由导游带着,有重点看了一遍,讲解完之后休息一会儿,去花园吃午餐,吃完后2个小时是自已一个馆一个馆的看一直看到5点清场没有遗憾的走出来。

晚餐是在住处附近一家LP上推荐的Café Riche餐厅,介绍上说这里是开罗最老的餐厅,过去知识分子最喜欢到这儿喝酒。我们决定去那儿感受一番,与描述的一模一样,狭窄的餐厅,古老的铁艺栏杆和吊扇,特别安静,客人不算多,基本人手一杯啤酒,要知道穆斯林国家餐厅里是不充许喝酒的,这儿比较特殊,我们点了这里的特色菜,煎蛋饼,烤免子和汤,当然啤酒是少不了的,借着上菜的空档,我前后看了看这间老餐厅的布局和装饰,很朴素,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有前厅的酒吧柜台和后面的酒柜让人一看岁月的风貌一一刻画在上面。小苹果和小辫子搭乘今晚12点的航班离开埃及,太太说这餐她请客。在外旅行我是喜欢喝啤酒的,但在穆斯林国家会节制,这次埃及之行11天里喝了三罐啤酒,一次是游轮上一次是在卢克索的市场(不小心喝了一听天价啤酒),这次是第三次。吃过晚餐散步回旅馆,夜晚的解放广场附近特别热闹,显示出开罗的繁华,用小苹果的话说开罗人是昼伏夜出。有一定的道理,因为白天烈日当头比较晒,送别小苹果和小辫子两人,我们去尼罗河边散步,河边的夜景相当不错,就是夜游船上放出的打击音乐太吵,按原来的计划今晚我们是坐船夜游尼罗河观赏肚皮舞、旋转舞的,因为在游轮上已经看过了也就没必要了,我们从开罗塔走到横跨尼罗河上的大铁桥,这一段是开罗城市景色的精华,以开罗塔为标志,沿河两岸全是国际知名的大酒店和企业总部,许多旅游宣传广告都是取的这部分景,不过近年埃及国内形势动荡,游客锐减,酒店也久未翻新设施陈旧,纷纷打折,旅行社称的高性价比就是这个原因。站在铁桥上四望周围灯火阑珊的夜景,还是可以感受到这是一座国际大都市。

游埃博还意外出了一件小插曲,一天游览结束冲凉时一把摸到口袋里的有机玻璃寄存牌,这时候才想起寄存的佳能照相机忘了取,太晚了,博物馆早就关门了,只好等明天早晨才去拿了。第2天吃完早餐先去埃博,那儿上午9点才开门,不知道又要耽误多长时间?这让我体会了一把埃及人的办事效率和作风了,太太在大门外等我,想着几分种就能出来的,到了寄存处那人一看我的寄存牌,噢了一声,出来带我到大门口把牌子交给一位女警官,女警官拿起对讲机呼叫,不一会儿来了一位中年警官,他自我介绍叫穆罕莫德,然后示意我跟他走,在埃博物馆主体展览大楼的后面有一排低矮小平房,全是警察的办公处,他带我到其中一间,里面有两位警官,他一一介绍,介绍的时候一幅他们都一开玩笑的样子,那警官问我要护照,我说那你们等会儿,护照在我太太那儿,带我来的警官又陪我走回大门,拿了护照返回,一位警官拿我的护照去复印,然后交给另外一警官登记护照号码,并把复印件订在登记本上,这时候又叫来另外一位警官介绍我然后向他说明情况,这时候又时进来两位包着头巾的阿拉伯妇女可能也是来领东西的,她们说什么我听不懂反正有说有笑,这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了,带我的警官让我再等几分钟,说明情况之后他端着登记本去到另外一间房间,估计是找领导签字,带着领导的签字终于把照相机给领出来交给我,并且让我查验一番,程序挺严格就是让人等的心急,我问穆罕莫德他们是不是都是国家警察,他点点头,然后指指自已身上的警衔意思是正式警察,我不理解一个小小的国家博物馆竟然需要如此多的警察在这儿做保卫?


1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