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在清迈,一个人冬阴功

更新于 05-20 10:50 十六番Android客户端
去泰国两次,两次都去了清迈,第一次五天天天都没闲着,玩了不少项目,实弹射击,ATV,漂流,丛林飞跃等等,因为体验感超好,所以第二次又去清迈挑战50米蹦极,也是为了澳门的200米蹦极做热身,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却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内心纠葛不已......

站在下面仰望蹦极台,心想看起来也没有多高,可站在上面俯视50米下的万物时,双腿就不禁软了,整个人甚至瘫坐了下来,从没有对玩怕过的我,心跳不断加速,尝试了几次就是不敢松开紧紧拽着护栏的双手,当时我就在想,有勇气敢跳楼的人怎么就没有勇气活下去呢?

折腾了二十多分钟还以失败告终,升降机的工作人员(暂叫他泰山吧)告诉我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待我休息好调整好再跳一次......

灰溜溜地回到地面,我心里那个不甘心啊!想当年我初中时玩过山车,眼睛都不带多眨一下的!怎么这会儿败给了50米蹦极?更何况我还想200蹦极,高空跳伞等等等等。但是,想到那跳楼的恐惧,我不得不打退堂鼓......

如果就此作罢,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为了达到目的,我挨个地苦求工作人员陪我跳,没有一个人愿意,直到我看到人群中年纪最小的他(就叫他阿赞吧),眼里闪烁着纠结的光芒。阿赞刚开始也是摇头,但可能他最容易心软吧,在我的不断恳求下,最后他还是同意和我一起双人跳。

而让我纠葛的事就此发生了。

当他抱着我纵身跃下时,我感觉这个男人是陪着我一起跳楼!一起面对死亡!那是从未有过的惊心动魄与刻骨铭心......

我双臂死死地勾住他的脖子,并在他耳旁发出悚人的尖叫声,心跳骤然地加速不仅来自自然落体的快感,还有惊恐中抱着他的怦然心动......

在半空中来回晃荡的时候,阿赞绅士且温柔地帮我拽住往下翻的衣角,让我的腹部及胸部不至于被下面的人一眼望尽,他这举动带给我的温暖,又在顷刻之间盖过了我内心所有的恐惧......

如果就此结束,那后面也就没有故事了,可惜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成功完成双人跳后,我们合了影,并再次拥抱,可这回站立在地面上的友好拥抱让我猛然发现,我对他,那种怦然心动,是真的!临走前,我还情难自已地和他交换了微信......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我脑海中不断地反复放映和他相拥跳下的画面,每一次播放,每一次就会让心底泛起阵阵涟漪。

我怎么了?

吃完晚饭,我独自到塔佩门散步,偶遇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子在广场索要免费拥抱,看到他告示牌上赫然的中文"拥抱"两字,我对阿赞的思念突然如狂泄的洪水......我深深意识到,我中招了。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不说他不会中文,连英文他也只会几个简单的单词,我们怎么交流?再者,他比我小整整7岁呢!老牛吃嫩草这种事,我可以接受自己是被吃的嫩草,却不能接受自己是吃嫩草的老牛。

手机在我手里,被我捏得快要粉碎了,我很想发消息给阿赞,我很想告诉他,我希望他此时此刻出现在我眼前。但理智让我迟迟没有发出消息,就在这个时候阿赞的短信进来了,他说他下班了,问我在哪里,他想见我。

说不清这是惊喜还是惊吓,宠若惊的我突然变得面红耳赤,我回他消息说,在塔佩门,准备去看泰拳。

阿赞很惊讶地问我,怎么我会喜欢看泰拳?我告诉他其实我内心很man。确认好地点后,我一个人先进了拳馆等待阿赞。

时间分争夺秒的过去,聚集在拳场里看拳赛的人越来越多,这种发色各种肤色的人都有,可就是不见阿赞的人影。我坐在原位静静看着开始的比赛,心思全无,阿赞怎么还没来?难道他不会来了吗?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容易心想事成。

比赛开始半小时左右,阿赞发来短信说他不能来了,让我自己看完拳赛回酒店的时候注意安全。

他不来是对的。

因为,我突然觉得,要是他来了,我或许会做出疯狂的举动,不来也好,冲动是魔鬼,他的爽约正好扼杀了我心底想要冲动的魔鬼。

如果阿赞保持这样的态度直到我回国,那应该什么事也没有,可事情就是这么一波三折,令人琢磨不透,他得知我回国航班的信息后,告诉我他一定要来送机。我想,在飞机场,有那么多人,即便我内心的魔鬼想要冲动,也不会冲动出来,便答应和他再见一面。

在清迈国际机场,我一眼瞥见了那个个子并不高的阿赞。他那被阳光晒得健康的肤色映入我眼帘时,我突然泪如泉涌。他看到哭花了眼睛的我满脸惊讶,用手机百度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对他摇了摇头又笑了笑,也用手机百度告诉他,我是太激动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理解,他看了手机后也只是对我微微一笑。我这才发现他的牙齿很整齐,很洁白,脸庞还有两个淡淡的酒窝,我有点控制不了自己了,30多岁的我怎么还会如此春心大动呢?

就在这时,他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用他不标准的泰国式英文对我说,他永远不会忘记我。当然,他的英文还有语法错误(现在想来还挺搞笑的)。他抱着我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希望他就这样一直抱着我,紧紧地抱着我。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飞机终要起飞,我和阿赞,也终要回到自己的生活圈里,也许我们注定就是彼此一个异国他乡的美好记忆罢了。

回到上海以后,我疯狂地学习怎么做泰国菜,特别是在清迈喝到的冬阴功汤!

因为,在那天蹦极以后,可能人被倒吊的关系,我的胃一直翻云覆雨难受得要吐,根本吃不下东西,直到我一个人看完泰拳才觉得饿了,便钻进还没关门的小店喝了一碗冬阴功汤。那滋味,五味杂陈的。

我边喝边吃,边想象着和阿赞之间接下去可能发生的故事情节,可想来想去,只会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数月过去了,我和阿赞包括泰山都还保持着联系,他们都热切的期望我能再到清迈,我迟迟不敢答应,因为我不知道再见到阿赞,我会是怎样的反应。

也许,就像现在这样,我在中国上海,默默地喝着装满了阿赞的冬阴功汤就很好,只是,我能感觉到,心里那只蠢蠢欲动的魔鬼还在伺机等候着......

附:

两次都住在塔佩门附近,两次去清迈都玩了丛林飞跃,看了泰拳。

所有玩过的项目体验感都超棒,就连我本以为不会惊艳到的漂流,也因为在河里偶遇洗澡的大象而变得无与伦比!

有关于清迈的问题可以给我留言呢!



1 收藏 2

评论 2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