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自由行走­之风雪金陵

更新于 2018-02-07 22:03 十六番网页版

2017年未休的年假终于实现,简单的看看攻略,地点选在南京。本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正好老爸没去过,就一同前往。首先定好高铁票G11,考虑到老爸的腿不好,酒店选在夫子庙秦淮河风光带附近,步行骑车都很方便。

天气预报21日夜间北京有初雪,为避免堵车,1月22日我们早早出发,6点半就到达北京南站,传说中的雪啊,迟迟未下。

一路向南,廊坊和天津武清都被茫茫白雪覆盖,火车限速行驶,晚点1小时,到达南京南站已经快下午1点了。出站坐地铁3号线夫子庙下车,到酒店办好入住手续。扫个小黄车出发啦!今日南京晴天,阳光很温暖,按照导航骑行20多分钟到达总统府,游客都聚在门口照相,走近一看,今日闭馆。记得网上看过周一闭馆信息,做攻略时还是一时疏忽了。无奈只得原路返回,来到夫子庙秦淮河风光带。

夫子庙门前有一座“天下文枢”柏木牌坊,建筑群由孔庙、学宫、江南贡院荟萃而成,江南贡院被称为中国古代官员的摇篮,临河的贡院街一带则为古色古香的旅游文化商业街。古典小说中的秦淮河是古老的南京文化渊源之地,从六朝起便是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素有“六朝金粉”之誉。十里秦淮的繁华景象和特有的风貌,一直以来在文学作品中不断激发我强烈的好奇心。

秦淮河两岸



江南贡院


夜幕降临,灯火阑珊的秦淮河散发出特有的魅力。让人想起杜牧《泊秦淮》的诗句: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与古时亡国之恨黍离之悲不同的是,而今的秦淮河两岸是一派游人如织和平祥和,传统建筑与现代时尚相融合的繁荣发展的景象。


秦淮夜色


第二天,天气阴冷。一早打车直奔阅江楼。阅江楼是继武汉黄鹤楼、湖南岳阳楼、南昌滕王阁后的江南第四大名楼。

走进景区乘坐收费电梯(每人3元)到达阅江楼下。阅江楼外四内三共七层,一层摆放在金字靠壁前的是一把朱元璋龙椅,选用上等红木制成,“得水载舟”“ 治隆唐宋” 两块匾额分别悬挂在东西两侧。


朱元璋龙椅



三层有郑和下西洋宝船模型,还有一幅景德镇的巨型瓷画,画面反映了郑和七下西洋的这段历史。当年郑和庞大的船队就是从南京下关龙江出水,浩浩荡荡地从这里驶向太仓刘家港起锚地。继续登至6层,楼内本来设有电梯,可能是由于淡季,没有开放使用,哎,这点还是不便民。为了不留遗憾,老爸拄着拐杖,艰难地一步步登上台阶。


阅江楼鸟瞰


登上阅江楼,放眼远眺,“高阁临江阅古今,飞檐峭壁落千寻。”远处的南京长江大桥横跨长江,烟波瀚渺,江水滚滚,仿佛郑和下西洋以来六百年烟雨尽收眼底。在古城墙上缓步而行,斑驳的青苔显示出历史的厚重感。

离开阅江楼已近中午,本想打车去玄武湖公园,司机师傅说玄武湖很大没什么特点,所以改道去总统府。

总统府气势恢宏,既有中国古代传统的江南园林,也有近代时期的建筑遗存。大堂正中横梁悬挂着孙中山手书的“天下为公”匾额,西区是孙中山的临时大总统办公室、秘书处和西花园;东区主要是行政院旧址、马厩和东花园。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两江总督署、天王府、国民政府总统府这座多重身份的建筑引我走进历史的光影。


随后来到著名的南京博物院,它的前身是1933年蔡元培倡建的国立中央博物院,一进门道路中央绿油油的草坪与大殿相应相称雄伟壮观。参观了青铜、陶瓷、书画、文献等文物和专题展览,还有个狗的特展,里面是关于狗狗的各种文物、字画,因为今年是狗年的缘故吧,展览还挺应景的。


南京博物院



南京博物院镇院之宝


走出南京博物院打车去老门东。



老门东位于秦淮区,是夫子庙秦淮河风光带的一部分,也是著名的历史文化街区。穿过老门东牌坊,即走进了老城南传统民居生活,一条条古老街巷让人重新感受老城南风貌。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吃,蓝老大糖粥藕、蒋有记锅贴、黄勤记,每次经过小郑酥烧饼门口,看着那长长的队伍,你可以想象它的美味多么诱人。



蓝老大糖粥藕和酒酿元宵



蒋有记牛肉锅贴


品尝了小吃,继续寻找美食,晚餐选在珍宝舫。步行途中居然发现了章云板鸭店,自然不能放过,鸭肉和鸭翅味道极好。不过珍宝舫的菜感觉一般般,价格中档,一进门有个大高台阶,对老爸来说挺累的。

步行回酒店,沿途是秦淮河夜景,五彩斑斓……



夜色秦淮


五彩秦淮


第三天早晨乘高铁20多分钟到镇江。火车站人不多打车直奔金山寺。预计的雪推迟了,虽有片刻阳光依旧很冷,南方的冷和北方不同,这种冷是渗入骨缝的。

金山寺又名江天禅寺,建于东晋,至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进入山门是天王殿,天王殿后是巍峨壮观的大雄宝殿。


江天禅寺




沿大殿后侧登山,回望大殿,牌匾上书“度一切苦厄”,顿感释然。什么是苦厄?苦厄是人心里被固化的片段。只有放下,才能脱离苦厄。余秋雨在《泥步修行》一书中写道:“缘起性空”,是天下万物的真相。不明白这一真相,人们就会陷入“无明”的陷阱,苦恼不堪。天下种种让人追求的东西,无论是官位、财富,还是名声,一切都是偶然,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是临时,一切都是暂合,一切都没有实性、本性、自性、定性。乐于接受“无常”,这是一种最健康、最积极的人生状态。来什么就接受什么,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一切都能对付,无事不可处理,即使突然冒出来令人惊悚的情况,也只把它看作自然的安排。

想着想着,步履渐渐轻松起来。登山至观音阁、妙高台、慈寿塔,行至法海洞,这是金山寺开山祖师裴头陀——法海禅师的苦修之处,洞中供有法海塑像。这仪表堂堂的样貌与传说中拆散许仙和白娘子的法海形象相距甚远。





登山对老爸来说真是个考验,一步一台阶,坚持着爬到金山的顶峰留云亭,亭内有康熙帝御笔“江天一览”石碑,放眼望去,金山景色尽收眼底。


留云亭



乾隆御码头


行至山下,途经御码头、白龙洞,传说洞内可通西湖断桥。临近正午,打车去西津渡古街。午餐镇江菜馆,点了水晶肴肉配以镇江醋、狮子头、镇江锅盖面,一阵风卷残云。


镇江水晶肴肉



狮子头和素什锦


西津渡古街始创于六朝时期,历经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建设,留下了如今的规模,因此整条街随处可见六朝至清代的历史踪迹。至少从三国时期开始,西津渡就是著名的长江渡口。飞檐雕花的窗棂,青石板路面上那深深的车辙足以证明这千年古渡、千年老街当年的繁华。



西津古渡


走过待渡亭,前面是昭关石塔,据说是元代建造的过街石塔。

昭关石塔



观音洞


救生会和观音洞是单独收费景点,就没有进去。漫步在这条被车轮磨砺出深深印辙的石板路上,错落有致的两层小楼,翘阁飞檐,斑驳的柜台,杉木的十板门,安静而古朴,无不向我们娓娓诉说着它的沧桑。

西津渡老街




打车回镇江站,14点12分乘坐回南京的高铁,时间紧张的刚刚好,到达南京站后,坐地铁去雨花台景区。革命烈士陵园广场上耸立着一座烈士群雕,雨花台主峰上矗立着革命烈士纪念碑。雨花阁坐落在古雨花台遗址上,传说是南北朝梁武帝时代云光法师讲经说法的地方。



雨花阁


继续前行,江南第二泉、高座寺,还有乾隆皇帝游雨花台时所题诗句的碑刻——乾隆御碑。雨花台不仅是松柏环抱的秀丽山岗,还蕴含丰富的历史遗迹,更具有红色教育意义。

暮色时分,天气愈加阴冷,慢慢地飘起了雪粒。寒冬的雪终于降临,拉开了明日暴雪的序幕。

第四天清早推开窗,满目银装素裹。出发吧,中山陵。一出地铁站,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雪花翻飞,这一会儿功夫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好壮观啊!中山陵旅游环线车迟迟不来,雪愈加大,只好打车到景区。景区到中山陵门口还有很长一段路,有台阶,有栈道,栈道非常滑,我和老爸相互搀扶着,还时不时趔趄。两旁茂密的树林树枝都铺满积雪,我有种错觉,莫不是穿越到东北了吧?

陵墓入口处有高大的花岗石牌坊,上有孙中山手书的“博爱”两个金字。陵门有三个拱门,中间较大,两边稍小,上面刻有孙中山手书的“天下为公”。



博爱坊



天下为公


从博爱坊到祭堂,共有石阶392级,石阶是中山陵建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把牌坊、陵门、碑亭、祭堂有机地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庄严雄伟的“警钟形”整体。苍松翠柏间,更显祭堂的庄严肃穆。由下向上仰视,只见台阶,而不见平台;但从上向下俯视,只见平台,而不见台阶。



风雪中山陵


面对层层台阶,厚厚的积雪,我和老爸迎着扑脸的风雪一步步踽踽而行。下山时风雪交加,伞被吹翻,脸被冻僵,手冻得发烫,寒气直往骨头里钻。道路被大雪覆盖,让人辨不清方向,几经问询,才找到来时的路。这长长的栈道,密密的台阶,冰天冻地的风雪,对老爸真是个挑战,我们身上落满冰雪,相互搀扶,欣赏这雪中的中山陵。

出租车也借机涨价,按人收费,我们在景区门口和别人拼车回到地铁站。按照导航找到著名的章云板鸭店总店,排队的人不少,味道不错名不虚传。虽然距离酒店1公里左右,步行返回还是挺辛苦的,路上已经结了厚厚的冰,非常湿滑,同时看到有人摔倒,只好更加小心地前行。

这难得一见的雪景,自然要去秦淮河看看。冒着依然肆虐的风雪来到夫子庙,秦淮河画舫的船顶已经覆盖着厚厚一层白雪,石栏上的雪已经积了十多公分,树枝上也缀满白雪,今年冬天北京都不曾下雪,我却在南京赏到了十年难遇的暴雪,这一趟真是值了。


水墨秦淮



寒烟霜冷



飘雪秦淮


这白雪皑皑寒烟缭绕的金陵秦淮,黑瓦白墙的秦淮人家,江南贡院的层层飞檐无不在这一幅如烟似幻的江南水墨画中。

黑夜暴雪仍未停歇,明天即将返回北京,不知道能否如期返回。一夜好睡,直到清晨被扫雪的嘈杂声叫醒,这才看到高铁停运的短信通知,急忙查看其他车次的票,纷纷都将售完,还好赶紧抢了两张下午的车票,虽然不是同一车厢,但愿只要不再停运就好。

上午雪已经停住,路上环卫工人和社区志愿者都在清扫积雪,上午时间有限就去周边的白鹭洲公园逛逛吧。公园里绿水环绕,小桥飞堑,石狮子头顶着高高的白雪,像时尚的莫西干发型。太阳出来了,映射着洁白的雪地更加耀眼,走在林间,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真想在雪地上撒野地打个滚儿……



玩月桥



石狮子的莫西干发型


收拾行囊准备返程,停运了100多趟车,高铁上人满为患,虽然晚点但终于回到了大北京。预报周六日南京还有大雪,唉,这南方的雪还真是下的过瘾了。





2018年2月7日 家中


注:(感谢您的耐心阅读,以上文字及照片均为本人原创,码字辛苦,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再次感谢。)

7 19 3

评论 3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