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热浪岛浮游记

更新于 2011-06-15 01:25 十六番网页版
1、LCCT Tune Hotel战记

2011年6月4日,这一天,我浮游了,不是在日本东京,而是在我2年去了5次的这个令人着迷的国度-马来西亚,也是我继2009年之后重返热浪岛。在这么美丽的小岛上,能够抒发我的情感的最好的方式,也是2011年最潮的方式就是-让自己浮游起来。



A few days ago...
凌晨4点30分,我们乘坐的亚航班机降落在吉隆坡LCCt机场。我们check-in的tune Hotel,从亚航的LCCt机场出发,经过一条遮阳长廊,一直走大约15分钟到,这条走廊简直就是为tune Hotel专门设计的,非常方便,我们看到亚航穿着白色制服的帅哥机长和火红制服的美女空姐往返于这条走廊,估计他们也住tune Hotel的吧。tune Hotel是亚航自己经营的酒店,没有电视机、空调、上网、洗浴用品都要另外付费,比国内的经济型酒店还要经济,但非常适合为了在LCCt和KLIA转机而过夜的驴友。对tune Hotel只有一点建议,大床对面的墙上的板可以放下作电脑桌,但是离大床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此操作电脑非常不方便,如果设计成离大床更近的距离就好了。
tune Hotel大堂也有免费网吧和供休息用的沙发,上网需要在大堂领取用户名和密码,使用时间为半小时,到时间自动下线,需要再次向大堂申请。同时,网吧里的中央空调温度特别低,只有“开”和“关”两个按钮,温控在大堂,体质差的在这里穿短打上网超过1小时可能会被“冻伤”。这种特殊的设计的目的不言而喻:网吧只是供你查询一下紧急的信息,如果要长时间上网请购买上网权限,24小时/12马币,如果是舍不得在此住宿的穷游汉请到tune Hotel门口的露天休息区,这里没有洗浴、没有床、没有网络、没有空调、没人管,但提供免费桌椅。就是下图这个样子。



我和LP是4点30到的LCCt机场,走到LCCt也就是不到清晨6点的光景,天还完全黑着,我们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Check-in的时间是中午12点,12点之前的房间已全部订满,露天区域有点热,我们发现网吧是个好地方,于是我俩扮演穷游者,与“抠门”的tune Hotel工作人员展开斗智斗勇。
先是LP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我顺便把那台用来“冻猪肉”的空调关掉。过了半小时,保安巡视到此,建议LP坐起来,把空调开起。等他走后,LP再倒下,我再关空调。未几,保安再巡视至此,再建议LP坐起,再开空调。等他走后,LP又倒下,我又关空调。过了半小时,这位称职的保安又至,除了提醒LP以外,干脆把空调开关按钮拔掉了。这个按钮居然设计成可拔掉,足见tune Hotel的无微不至。我们承认完败给这个兢兢业业的执着的保安,他以非常礼貌的方式化解了与客户的矛盾,我建议评选他为本周之星。
刚才说了,在tune Hotel与LCCt机场之间有一条遮阳走廊直通,但如果各位驴友到了现场眼光不太好,仍然看不真切,本座还有一个最原始的办法可以帮助众驴友找到方向。从亚航出口处向左走,像老鼠一样靠墙走,沿途依次经过机场巴士站(去怡保、KL Sentral、云顶等地的Sky Bus, Aero Bus均在此出发)、POS & Kurier (马来西亚当地邮政和快递)和KFC(这个你懂的),就会看到tune Hotel了。
我们就是在这里坐的Aero Bus去的KL Sentral, 8马币/人,1小时后到了终点,我们还以为是KL Sentral,没想到是Putrajaya长途汽车站。虽然上了个小当,但倒是给给我指明了一条路:将来要从LCCt去Putrajaya乘长途车转往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只要在LCCt坐Aero Bus可直达。


我们在Putrajaya花10马币拦了一辆出租车去KLCC双塔见大马朋友,中午到Suria Level 4吃著名的Madam Kwan’s(关夫人,驴评网上多数驴友去KLCC消费的马来风味餐厅)。我们来的这个月不好,正好赶上马来暑假,不管是当地的、外地的还是外国人都在这个时候来马来西亚旅游,这个KLCC Suria商场又是旅游的重灾区,原本门可罗雀的商场居然感觉有点像上海的商场,到处人头攒动,这个Madam Kwan’s,也是门口排起了队,需要等位。就算是旁边容易误人子弟的Miss Kwan's,也是座无虚席。今天中午,就让老馋我尝一下马来菜式。
下面这个是咖喱叻沙(Curry Leksa),也就是把油面筋、辣椒、豆芽、绿叶菜等乱七八糟毫不相干的东西放在酸酸辣辣的咖喱里面烧出来的一碗不像汤的汤。说实话我是对马来菜的烧法不敢恭维,因为不管是椰浆饭(Nasi Lemak)还是叻沙,都是把很多东西混在一起烧,而不像海派的菜式,红烧肉就是红烧肉,带鱼就是带鱼。所以每次来马来西亚,我都是只品尝海鲜。



虽然对菜的制作方法不是很苟同,但马来的咖喱味道还是挺喜欢的,于是把咖喱浇在一碗白饭(Nasi)上面,自制咖喱饭,比国内超市买的咖喱绝对可口。



这道马来野菜为什么不能纯粹按素菜来烧呢?非要在里面放上小鱼,浇上怪怪的汤汁,有点臭臭的味道,我没有动几筷。



下面这道菜有个浑名叫臭豆,吃了据说可以让你的肾脏排毒,和上面同理,臭豆就是臭豆,干嘛还要和虾一起烧,豆是臭臭的味道也就算了,现在连虾都有臭臭的味道出来。各位看官慎吃。



我对这天中午的Madam Kwans是比较失望的,可能是这里的烧法不适合我的口味。没想到在LCCt的平民餐厅,居然品尝到了适合我的口味的叻沙。说起这个平民餐厅,至今还没有一个驴评网的驴友介绍过,因为LCCt在大家的心目中只是一个中转站,所以,不在tune Hotel过夜的驴友只选择在LCCt机场内的Old town White Coffee(旧街场白咖啡)或Starbucks吃饭,在tune Hotel过夜的驴友只在一楼的7-Eleven买点点心充饥。如果你们按照老馋我发明的老鼠过街的方式沿着墙走,就在KFC的隔壁,就有一家提供马来风味简易快餐的餐厅,来吃的都是机场工作人员和旅客,有空调、卫生、舒适,价钱也公道。我们中国游客喜闻乐见的椰浆饭、叻沙、咖喱面、拉茶等马来当地菜应有尽有。



我们点了咖喱面、拉茶、西瓜。



还点了咖喱叻沙,虽然品相有失水准,毕竟是平民餐厅,没这么多讲究,但对于讲求实在的国人来说,口味确实比Madam Kwan's要鲜。尤其是里面的像老鼠粉一样的面条,很Q很有嚼劲。



第二天早上6点55分,我们要在LCCt转去登嘉楼的飞机,由于对昨天晚上的那碗叻沙意犹未尽,我们在tune Hotel起了个大早,5点刚过,天仍然是黑的,仍然按照老鼠过街的方式,这次是从tune Hotel 出发,向右沿着墙走到了平民餐厅。这里可是24小时营业的哦。
因为太早,我怕吃咖喱太热性上火,于是点了清淡的鱼蛋汤和椰浆饭。尤其要推荐的是这个椰浆饭,饭粒松软度比较适合国人的口味,不似我上次在LCCt机场的旧街场白咖啡吃过的椰浆饭,太硬了简直难以下咽。这个椰浆饭在这里仅售2马币。






6点50分,从LCCt机场出发,7点半就到了登嘉楼机场。喜欢亚航的红白机,简直像个大玩具。但对这位机长的飞行技术就不敢恭维了,刚离地没多久就往下一沉,所有人的心都往下一沉,而且机身摇摆不定,我一度怀疑他是战斗机飞行员出身。




下面这个就是拉古娜酒店接我们的大巴。我是直接通过热浪岛拉古娜酒店直接订的,而有些驴友找马来西亚平安旅行社的“小乐”订的酒店。已经来马来西亚第五次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广为流传的“小乐”-长的黑黑矮矮壮壮的华人小伙子,确实很敦实可爱。



这次上船的地点不再是两年前我来过的登嘉楼码头,而是Merang码头,这里虽有拉古娜专有的上船点,但旁边充斥着售卖“made in China”的t-Shirt摊,没有水果市场,这里的煎堆冰味道也好差,我们好失望,希望回程的时候能去原来的登嘉楼码头。











正在百无聊赖之际,看到路边居然停着博派变形金刚二代头领Rodimus Prime(补天士)。“Autobots, transform and roll out!”






两年前第一次来热浪岛没准备好晕船药,结果LP把黄疸水都吐干净了,这次上船前特为吃了晕船药,没想到迎接我们的却不是两年前的水上飞艇,而是开得稳稳的渡船,完全没了当年high的感觉。上得岛上,先到接待大厅里听半小时旅游须知。这位工作人员说得唾沫乱飞,英语绝对比脱口秀的语速还要快,她明明会说中文的,看到满屋子的华人却仍然用英语授课,除了卖弄她的英语外,我不知道下面在座的上百位华人是否英语听力真的好到这个程度,反正LP是听不懂。我真想问她:你可不可以说中文?
好不容易听完了,准备去餐厅吧,但是人太多,岛上的车都不够载的,我和LP熟门熟路,自己走过去也就5分钟,早到早开饭,甩开膀子吃吧。










每天晚上8点,就在拉古娜餐厅外,都有一支驻唱乐队演唱各国歌曲,你可以靠在餐厅的栏杆处听,也可以只点一杯饮料,坐在乐队跟前听,也可以免费点歌。驻唱乐队是拉古娜餐厅的特色,也是热浪岛夜晚的亮点。但我觉得这支乐队的没有2年前那支敬业了,因为目前的这支乐队只是坐在椅子上安静地唱,唱了半天连汗都不出,而2年前的那支真的是载歌载舞,看见他们才知道什么叫“热浪滚滚袭来”,而且明明已经汗流浃背却好似不知疲惫似的。所以,听了一会儿,我多少有些失望。









其实,比拉古娜的自助餐更有意义的是,我很想知道两年前在餐厅遇到的那位性感厨师是否还在?记得两年前,那位叫Jiven的厨师很热情地给我介绍餐厅的美食和热浪岛的浮潜,那个时候第一次来马来西亚,对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新奇的我很高兴地拍了下面这张厨师的照片。



晚上开饭的时候我到处找他,终于在餐厅炒菜的摊位见到了他。因为现在正值马来西亚暑假,拉古娜酒店挤满了人,Jiven忙得不可开交,我见他眉头紧锁,无暇和食客们攀谈,与两年前似乎判若两人。是太忙了还是被酒店降级了?
本来不想打扰他的,就算打招呼,他也不见得还认识我吧。很多时候,相见不如怀念。但最后,轮到他给我打菜的时候,我叫了一声Jiven。他很诧异于居然有个“陌生人”可以叫出他的名字。但三两句之后,他想起我是谁了,我看到他终于露出了笑容。他说现在太忙,等一下让我再过来聊。
后来和LP聊天,忘了这事了,想不到Jiven居然还记着,他忙完后到餐桌上来找我们,一阵寒暄后,我对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看他的长相,我一直以为他年龄比我大,想不到他才30岁,而我却已经35了,我还不想要小孩,他的娃已经满地跑了。第一次知道了彼此的年龄和辈分之后,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他其实不是马来西亚人,是尼泊尔人,在这里做厨师其实挺自由的,每日三餐他只要做两餐就可以了,酒店提供免费食宿,而且每年台风季节热浪封岛,他还可以回家几个月。好羡慕他这样的生活哦,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过上这种生活:想休息一下的时候就可以抛下工作四处云游。最后,和Jiven再次合影,他留了手机号码,他今年和明年都在热浪,如果我们来之前提前给他个电话。



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论语名句用在如此场合,真是再贴切不过了。对于我这样热衷旅游的老驴来说,在他乡结识一位朋友,难道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吗?


说到热浪岛来了那么多的游客,超过一大半都是华人,其实我们都是异族。不管是一个岛屿还是一座城市,如果异族超过原住民的数量,这都会是一个灾难。所以马来政府始终限制华人的数量,在马来西亚,虽然华人掌握了经济,但马来西亚的人口比例最高的仍然是马来人。
那么,谁才是热浪岛的原住民呢?是她?(是的,可爱的小松鼠,2009年在拉古娜餐厅遇到了)



是他?(是的,猴子,今年在拉古娜餐厅的后院邂逅)



看到上面这张照片,在我们脑海中的第一印象一定是“猴子偷东西吃”。如果我们站在猴子的角度换位思考,难道我们不是入侵的强盗吗?有一部热播的英国科幻电视连续剧《远古入侵》,说的就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千奇百怪的动物通过时间隧道误入了现代人类社会,那么人类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呢?一枪击毙或者是赶回时间之门。呵呵,这个问题确实很辩证。既然我们已经成为了异族,既然我们已经在热浪岛得到了我们应该得到的,岂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对环境的保护和动物的保护吗?所以,热浪岛的居民对猴子的行动还是很放纵的,你看下面这张照片,猴子“偷”酒店的面粉吃,没有人阻止他的,如果这猴儿在我们的国家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



可惜这猴儿心太急,好不容易“偷”来的面粉都撒了。



猴儿一抬头,才发现原来是我们这两个“狗仔队”在偷拍,坏了他的好事,于是,露出了大多数Movie Star对待狗仔队的表情。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适时在我们身后出现了拉古娜的服务员,他劝告我们,这只是白猴子,千万不要靠近,他会咬人的。
在热浪岛猴子很多,据说会偷食物、偷衣服、咬人,但是,如果大家能学会如何与猴子和平相处,就不会把这些问题当作问题了。




0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