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间隔年系列】KOREF,义工生活(下),木匠和画匠

更新于 2016-08-18 11:58 十六番网页版
送走了两位伙伴,农场迎来了一群亲子组合,看似是来自新加坡的。之前听其他几个人说过,加亨农场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很出名,新加坡本来就因为面积小,在那里长大的孩子们根本没见过什么乡村,加上距离马来西亚最南部的城市新山非常近,所以很多学校或者家长会带孩子到这里来体验田园生活,认识各种农作物和可爱的动物们。智全和礼翔会帮着萍姐招呼来的客人,村长也会帮着接待,而我的工作在接下来几天几乎就没有变过,先是当了一段时间木匠,然后又变身为画匠。

我做木头盒子的速度越来越快,质量也越来越好,已经可以不用测量就直接下锯锯木板,虽然刚开始的新鲜感已经没有了,但是没有像礼翔一样给客人端盘子,所以我已经很开心了,而且Yanto和我一起在小木屋工作,这样就更有意思了。我们经常听的歌就是Beyond的歌,Yanto很喜欢《海阔天空》,说起来很奇怪,我在旅行过程中遇到的很多人,都喜欢Beyond的歌,中国人就不必说了,关键是还有很多外国人,语言不通,听起来多费劲,看来音乐是没有国界的。

做了几天的木头盒子,数量已经差不多了,智全有时会叫我一起出去买东西,我基本都会去,因为是唯一去加亨镇上的机会,他每次开车都开的飞快,时速在120迈以上,我看看旁边的一些车子,大家开的都很快,但普遍没有智全开的快,智全告诉我,这还没有上高速呢,上了高速路更快。

农场里有种番石榴,台湾叫做牛奶芭乐,礼翔这几天的工作除了招呼客人外,还有就是给这些番石榴套上袋子,帮助他们生长。他干的很仔细很认真,生怕不小心错过一个番石榴。有时候来的客人会想喝椰子,礼翔或者阿如就去帮忙摘椰子。椰子树一般都比较高,必须要踩着梯子才能摘到,有时候客人较多,礼翔就不得不推着农场里的小推车,里面装满了新鲜的椰子,我有时候会在想,这才叫最新鲜的椰子,从树上摘下来还不到五分钟,可惜我一只没能喝到,因为太高了,我又不好意思去借梯子。
礼翔在给果实套上塑料袋

空闲下来的时候我们会去搞点草喂喂羊,也会去稻田边上拔一些叶子很厚的植物去给兔子吃。农场里的羊都圈在一个羊圈里面,有时候我们会放它们出来在农场里自己找东西吃,羊群里有一只很大的公羊,总是欺负其它的羊,我和阿如好几次去喂它们,小羊总是很可怜的躲在旁边不敢吃,因为一到粮槽那里,就会被那只大公羊故意用角顶到,有几次把阿如惹火了,直接守在羊圈旁边,只要公羊一发威要顶小羊,阿如就拿芭蕉叶去抽它。喂兔子的时候我们一般只会喂餐厅旁边那四只,因为近,四只兔子不一样的颜色。之前的义工有写喂养方法贴在义工交流的公共区域,我竟然看到了两个版本,明显是两位不同时期的义工写的,后来写的那位义工,在最上面特意强调是加强版,实在是对小兔子们热爱到不行。除了餐厅旁边兔子窝里的四只,还有两只在水塘的另一侧,我们不常过去喂,但后来我在那边修房子画画,会弄一些树叶给两只兔子吃。除了这些动物,在水塘中间的小岛上,还有一群鸡,我来农场的第一天,婷欣曾经提议一起去喂,但后来她有事情我们就没有去。爱心大爆发的时候我会划着木筏去喂它们,喂鸡是最难的,因为它们会时刻准备着跳上竹筏,来一场逃离孤岛的挣扎,每次都需要把它们从竹筏上赶下去,运气好的话不会沾到鸡毛。

周末的时候来了一群中学生,也不知道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人非常多,到这边来放松心情过周末。虽然人很多,但是有智全、阿如、礼翔几个人招待,我还是回到我简陋的小木屋继续我的木匠生涯。

今天心血来潮,我告诉Yanto我要做一个凳子,Yanto表示怀疑。我特意挑选了一块看起来光滑的木板做凳子面,Yanto和他的同伴在旁边一边忙着自己的,一边抽烟,一边看着我又是测量,又是锯,还不停的敲敲打打,Tobi这个偷懒的家伙也过来围观凑热闹,历经不到一个小时,终于把凳子做好了,看上去很完美很结实,我心想要不就过几天给这个凳子上个颜色吧,拿到餐厅也能用啊。Yanto坐上去试了一下,凳子没有问题,Yanto体重属于重量级选手,他没问题,我就更没有问题了。我很放心的坐着自己的凳子继续做木盒子,谁知道大约两个小时后,当Tobi再次回来的时候,凳子在我屁股底下散架了。好吧,至少我还用了差不多俩小时,我的木匠生涯的第一个凳子就这样告别了我,成为了一堆废弃的木头,被我自己亲手扔进了废料堆里。
我做的凳子

Tobi过几天要暂时离开农场一段时间,他父母来到马来西亚了,他要去陪他的父母,Tobi已经在农场里呆了几个月了,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得知他去过斯里兰卡后,还是决定问问他推荐一些什么地方。Tobi告诉我,虽然他在斯里兰卡呆了一个半月,但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Unawatuna和Matara这两个地方,他告诉我实在不想到处走。不过Tobi还是推荐了一些很好的地方的,比如Mirissa虽然很小但是很安静,比如Galle古堡真的很赞,比如Matara确实有一个冲浪的地方,虽然名气不及兰卡的冲浪王国Arugam Bay,但在当地人眼里,那里就是适合冲浪。

临近傍晚的时候智全说回家取点东西,我闲着也没事,心里想去看看村长家也不错。原来智全和他奶奶一起住,平时村长应该不住在这里,智全的奶奶正在看电视,我也饶有兴趣的跟着看。电视节目很无语,是一个看似需要脑力的体力活,每次的参赛选手都是两个人,有兄妹组合,也有夫妻组合,两人中一个人要跑到几步之外的一个桶旁边,从里面抽一根包好的棍子,棍子是有颜色的,我记得是分黑色和白色,但是参赛选手是不知道的,另一个负责接应跑去拿棍子的人,要把棍子一根根插在凹槽里,每两个凹槽是一组,时间限制大概是一分钟吧。等时间结束后,两个主持人会走到已经插好的棍子旁边,每次抽两根棍子打开看看颜色是否一样,如果一样就开始计算奖金,看看最后能拿多少钱。就这样一个参加选手全是叔叔阿姨的游戏,我竟然看了半个小时,然后还不停在跟着紧张,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抽风了吗?
和智全的奶奶一起看电视

智全家里还有一只狗,临走时跑了出去,我问智全要不要把它弄回来,他说那条狗自己会回来的。关于这只狗,还有一个故事。智全曾经遇到过毒蛇,当时多亏了这只狗和毒蛇纠缠起来,不过也因此被毒蛇咬伤,被咬伤的狗奄奄一息,自己离开了智全的家,好几天没有出现。就在智全以为这只狗肯定死了的时候,但是却奇迹般的回来了,而且活蹦乱跳。我们离开的时候,这只狗正和别的狗在打闹,智全说他很珍惜这只狗。

来的客人晚上要放孔明灯,由于数量比较多,我们几个年轻人都过去帮忙,我明显感觉智全怎么看起来这么兴奋,之前来的亲子组合也没见他这么积极啊,现在他给人感觉是打了鸡血。一切准备就绪,智全告诉我,他感觉自己掉进爱情中了,我记得这厮之前说过是有女朋友的啊,还在吉隆坡工作,怎么会又掉进爱情中呢?原来来的中学生里,有一个带队的女生,一看就是队长或者班长,做事情有能力,然后颜值又不错,所以智全就开始恋爱了,想着怎么哄女生开心,怎么接近女生,而且最不能容忍的是,一和这个女生说话,他说自己就会紧张。看着孔明灯一个个被放飞,学生们发出一阵阵尖叫,大家玩的都很开心,智全也很开心,因为她的女生找他帮了好几次忙,他一直在我们旁边说个不停,让我这种单身狗,哦不对,不能侮辱狗,让我这种单身屌丝情何以堪。
学生们在放孔明灯

周日的早上,智全说中学生们想吃榴莲,要我陪着出去买,榴莲摊子就在去往加亨的马路旁边,我想了想没什么太忙的事情,决定跟着一起去看看当地人怎么买卖榴莲。智全很兴奋,因为他要为自己的女神亲手挑一个猫山王。榴莲店其实就是在丛林边上的一个路边摊子,一旦有汽车从旁边飞驰而过,就会带起无数尘土,而且经常有飞虫围着榴莲摊子打转转,很多吃剩下的榴莲核上都布满了飞虫。卖榴莲的是一个华人阿姨,智全和她很熟悉,阿姨说要过一会才能有车拉榴莲过来,这边的榴莲都是前一天晚上现摘的,非常非常新鲜好吃。我们决定先去加亨镇上的另一个店去看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猫山王。马来西亚有很多榴莲品种,我在农场吃过很多,猫山王一般个头很小,属于顶级榴莲,101和103一般个头较大,尤其103的个头,不过还是没法和泰国的榴莲比个头,毕竟不同的水土长出来的品种不一样,而各种榴莲的口味又不一样,有的偏甜,有的略清淡,有的带点苦味却让人回味无穷。距离农场很近的员工家里,有的就种植有各种水果,比如菠萝蜜,比如榴莲。马来西亚以其天然而又独特的地理及气候环境出产了这种水果之王,可以说远超东南亚其余国家的榴莲,如果来马来西亚,尝试几颗不同品种的美味榴莲是必须要体验的美好经历,哪怕像我一样在国内从来不碰榴莲的人。

镇上的榴莲店挺多,我们去的那一家智全也很熟悉,店铺其实卖点日常生活用品,顺带卖榴莲,我记得当时智全找到了唯一一颗店里的猫山王,他很开心,因为他知道他的女神会很开心。智全告诉我,要把猫山王亲手交给自己的女神,我说她其余同学你也不照顾一下吗?智全眼里已经看不到其余人了,只有自己的女神。挑榴莲的时候,有个小朋友呆呆的看着我,我怎么逗他都不笑,只是看我们拿榴莲,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记得这个并没有任何沟通的小朋友,也许是小朋友的眼神吧,也许是因为这是我在加亨呆的半个月的时间里,遇到的第一个本地小朋友,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榴莲店碰到的小朋友

智全开心的拿着给女神的猫山王,然后就回到刚刚的路边摊,阿姨已经从车上往下搬榴莲了,虽然已经很熟悉了,但是阿姨还是让我们试吃一个榴莲,我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榴莲,小到我觉得还能再放一个在手上。虽然小却很饱满,里面的果肉一看就很新鲜很香甜,我开心的品尝着刚刚打开的新鲜榴莲,还是昨晚刚刚摘得,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小又这么好吃的榴莲。我们买了好多榴莲,装满了麻袋,两个人装到车上后往回赶,智全的猫山王就在我脚底下,他说要等女神走的时候再送给她当作礼物。那些拿巧克力、拿玫瑰、拿红酒、拿戒指当礼物的国内小情侣们,你们想过拿猫山王榴莲当礼物吗?我很喜欢这个idea。
路边的榴莲摊

很小却很好吃的新鲜榴莲

女神带领着自己的同学在水塘里围网捕鱼,智全和阿如也上去帮忙,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智全为什么不去女神旁边呢?显然是害羞嘛!俩人带着一群学生在水塘里玩的不亦乐乎,各种指点加指挥,俨然两个大哥哥的角色,不过阿如明显比智全更像大哥哥,因为智全在女神面前害羞着呢!
智全和阿如带领学生们围网捕鱼

在我的怂恿下,智全终于向女神要了微信号,他本来想要但是一直不敢,我在心里想,你丫逗我呢,开车都120迈以上的人还不敢。我也不是什么恋爱高手,毕竟单身的人,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于是告诉智全,不如告诉她加个微信号方便平时沟通,毕竟都是她在带队,这样有什么问题就能及时联系到,然后就成功了。智全因为这件事情对我充满了佩服的眼神和语气,我什么都不想说,心里感觉好苦。

女神临走的时候,智全贴心的给她买了早餐,然后连同榴莲一起给了她,我问女神什么反应,智全兴奋的告诉我,女神说谢谢,还鞠躬了。几天之后,智全已经把女神抛在一边了,女神发来的信息他也不回,而且竟然告诉我,开始烦她了,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让我们唏嘘不已。

一天中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木头盒子,礼翔有时候会骑自行车过来想帮我,但都因为他自己事情太多,不得不去做别的。智全和阿如带着学生捕鱼的时候,礼翔正在和阿宋改造兔子窝,因为今天抓到一直松鼠,可是不可能单独再做一个大笼子,所以只能在兔子窝的基础上改。兔子窝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笼子,他俩决定把笼子改成复式结构,上面放养松鼠,这样兔子还能多个邻居,没事的时候说不定可以约个会什么的。
松鼠

俩人敲敲打打一整天,又是找木料,又是测量的,中间还锯短了一根木头,不得不重新再弄,最后完工的时候还是挺不错的。这样农场里好几种动物都聚到了一起,分别是四只兔子,一只松鼠、两只鹅、一群鸡,除了兔子和松鼠,那两个邻居都是放养,经常到兔子家门口显摆自己不是圈养的,尤其是两只鹅,闲着没事就瞎叫。最搞笑的是那几只鸡,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餐厅旁边的桥上聊天,准备休息的时候就往宿舍走,结果发现几只鸡在睡觉,而睡觉地点有《神雕侠侣》里小龙女的风范,小龙女是睡在绳子上的,那几只鸡是睡在篱笆或者树上面的,我都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保持平衡的,鸡胸脯一起一落的,感觉像睡着了,又感觉像在冥想。睡觉的鸡

做了几天的木盒子已经累计很多了,傍晚的时候和礼翔决定喂喂小兔子们,我们没有什么加强版的喂养方法,骑着自行车直奔稻田那里,那里有兔子们很喜欢的口粮,一种生长在水田边上的植物。我们装满了整个麻袋才开始往回赶,喂兔子的时候,看着小兔子们一个个挤过来吃的很开心,而且不会像羊群一样打架。这四只兔子里,一只黑色,一只白色,还有两只灰色,灰色的里面有一只耳朵一直是耷拉下来的,而且头顶的毛根根立起,超级可爱,像做了一个发型,我对这只酷酷发型的灰色小兔子无比喜爱,喂的时候总想多给点吃的。
小兔子们

由于已经做了好几天木头盒子,我对工具的使用已经比较熟练了,所以当有一天看到Yanto和他的同伴在准备木料的时候,我虽然还不知道干嘛,但已经决定参与进去。我帮着Yanto搬运木料,测量木料,然后刷上厚厚的黑色漆。这种漆不像我们平时使用的那种,更像一种掺杂了水的混合漆,每次使用的时候,我们都要向里面倒一些油进去,只有这样才能使用。

农场里很多建筑都是很多年前建起来的,而且很多建筑都是义工建起来的,很多墙上和桥上的画也都是义工们画的。之前在农场闲逛时我曾在一座水上漂浮屋里看到过一个牌子,一位来自英格兰,一位来自缅甸,一位来自尼泊尔的义工共同修建了这座水上漂浮屋,听后来一起工作的Zarc说,当时用了一年的时间,关于水上漂浮屋还有一个很有趣也很危险的故事,后面会提到。

我和Yanto马上要用这些木头维修一座桥,而这座桥也是由之前的义工修建的,Yanto告诉我,修建这座桥的是一位来自中国的义工和一位来自英国的义工,我听到中国两个字时,还是非常开心的,中国义工终于不仅仅是收拾垃圾整理床铺打扫厕所这些工作了,而且院子里很多画也是中国义工留下来的。从修建完成到现在,这座桥已经使用了五六年,支撑桥面的木桩架子已经全部腐烂,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制作几个新的木桩架子,换掉原来的。

这项工作看上去挺难的,不过做起来和看上去一样难。我们几个人不停的水里桥上跑来跑去,为了换掉一根柱子就要在水里泡很久,何况是整个桥底的支撑。这项工作从上午就开始准备,等上了漆的木头干了之后,还要测量木头的长度,然后把多余的长度去掉,以免影响美观,再在木头的一侧砍出一个尖尖的头,这样容易把木头砸进水里,为了避免新做的木桩架不结实,Yanto特意让我去拿的最大号的钉子。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开始下水。

木桩架总共有三个,每个木桩架大概有六根木头,两根木头插在水里,充当主要的支柱,还有两根木头钉成一个大大的叉,加强牢固度,然后在木桩架上端,也就是桥底支撑的部分,钉两根木头托起桥梁的重量。由于大锤实在很重,桥上的人要不停的敲打木头,使它下部牢牢的插进水里,我试了一次,就觉得实在无法胜任,一是敲打时总是敲不到点上,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砸的往往不牢固,所以Yanto不得不让他的同伴过来补敲,敲钉子还可以,这样大的木头钉子,我还是第一次尝试。接下来我就和Yanto泡在水里,我们为了方便,特意拉的小船过来装木头,拆除旧的架子并不简单,一是要小心钉子,也要小心桥塌陷,每拆除一个旧木桩架前,一定要先装一个新的上去。

就这样我们几个基本在水里呆了一天,不停的跑上跑下,马来西亚的天气整年也都很炎热,我们不得不拿了一壶冰水放在岸上,以便休息的时候过去喝一口,不然怕会中暑。而且下午的时候竟然开始下雨,我们泡在水里,还要淋着雨,看起来真是够可怜的。装上最后一个新的木桩架,拆掉最后一个,桥桩稳稳的支撑着整个木头桥,一天的工作终于收工了。我很开心自己帮助农场维修了这座木桥,农场里终于有了我工作留下的东西,但我的木匠生涯还没有结束。
下雨天换桥桩

全新的桥桩

马来西亚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夜市,加亨也有。今天是加亨镇上的马来西亚本土人夜市,我们决定一起去逛一逛,顺便帮Tobi搞定手机的事情。几天之前Tobi的手机掉进了水里,光荣的牺牲。本土人夜市真的很小很小,我用了不到两分钟就逛完了,基本上也没啥吃的,唯一看上去有食欲的是一些其他地方随处可以见的丸子。不过后来听其他几个人说,华人夜市很热闹,不过不是今天。不管怎么样,我见识了旅行以来第一次夜市,在亚庇时时间错过了,在仙本那和新山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马来本土人的夜市,也开启了我对马来西亚夜市新的认识。马来西亚很多地方都有两个夜市,马来本土人夜市和华人夜市,相比较之下,游客们更喜欢华人夜市,吃的玩的都更多,可逛性很高,我也不能免俗,华人夜市的低价小吃永远是我的最爱。
加亨夜市

去了上次送别婷欣和维诗的餐馆吃饭,一样的咖啡,一样的Roti,让我不禁想起她们俩人。长途旅行就是这样子,会在路上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朋友,不停的交朋友,又不得不停的告别,从开始到怅然若失只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这种短暂的友谊,总能让人回味很久,甚至永远都不会忘记。而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情,我们能记住的总是很少,忘记的很多,也许这就是旅行和一般生活的不同。

回到农场时,萍姐带着大厨还有其他几个人在KTV房间里大吼,你一曲我一曲,我一曲他再一曲,玩的不亦乐乎。我们几个赶紧参与进来,打印的点歌单,厚厚的一沓,每首歌曲都有编号,只要找到编号输入遥控器就行了,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唱歌的人,会唱的歌也不是什么新歌,找了首陈奕迅的歌,唱完后萍姐不停的鼓掌,我唱的还是不错的。这可是我在KTV里唯一唱的比较好的歌了,不怎么走调,哈哈。对了这首歌的名字叫《爱情转移》,特别适合文艺青年。
唱歌中

我开始维修水上漂浮屋了,漂浮屋的很多木板都已经腐烂,尤其是一楼的木板,不得不全部换掉。之前说过,它是三位不同国家的义工修建,我能参与维修,真的非常开心。这项工作是Zarc带着我做的,相比之下,这项工作虽然也是木匠活,但是要求更高,因为为了使维修完看上去和之前一样美观,也为了使它更加牢固,我们不得不用电钻给木板打孔,也使用了几百根钉子。
漂浮小屋的建造者

拆除工作永远是最烦人的,连接漂浮屋和陆地的是一座浮桥,但是浮桥已经全部腐烂,我们一点点的收拾着被虫子和水毁坏的木板,不停的往船上装,修一点装一点,一天装个一船废木头是很轻松的事情。维修之前,Zarc负责前期部分木板的拆除工作,而我要将几十块木板上漆晾干,由于木板上刺很多,我不得不戴着手套去做这项工作,一天下来,手套已经变成了油漆的黑色。上完漆等木板晾干,我们还要把木板搬到船上,然后运到漂浮屋那里。
维修前

维修前

维修前

准备木料

我终于学会了使用电钻,不仅学会了使用它钻孔,也学会了如何用它钉钉子,这比用锤子敲要方便多了。但是电钻还是很危险的,对于不熟悉的人,最好还是不要使用,钻头不小心碰到人就容易出现事故。对于那些角度比较奇怪的地方,比如走廊侧面,比如地板下面,我们只能使用电钻,那些需要特别美观的地方,也只能使用电钻去处理。但是对于大部分地方,比如整个地板上面,我们还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拿锤子把一根根钉子敲进木板里面。当维修的第一天结束时,我们终于制作好了水上浮桥。水上浮桥并不是真的浮在水上,而是一侧搭在漂浮屋的地板上,一侧搭在陆地上,这样水上涨时,桥也会跟着上涨,如果固定在小屋上,一旦水上涨或者减少,桥就会损坏。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弄了点树叶喂旁边的小兔子,除了之前笼子里四只小兔子,漂浮屋旁边的小岛上还有两只小兔子,一只白的,一直黑白的,黑白的长的很好玩,耳朵和眼睛是黑色的,嘴巴是白色的,看上去很逗。我又去看其余的伙伴,几个人正跟着Yanto在处理稻谷,看到我来了,还特意摆个姿势让我拍照。稻谷是前几天刚打下来的,需要快速处理完,首先就是晾晒和烘干,烘干有专门的设备,我看到过Yanto和礼翔使用它,前面一个连接着液化气罐的大火炉,后面一个鼓风机呼呼的吹着,这样热风就能很快的吹到稻谷下面,就像国内的炕一样。
晒稻谷

Zarc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漂浮小屋的故事,几年之前,有一群来自新加坡的学生,大概六十几个人到这边玩耍,所有人都住进了这个漂浮小屋里,住进去时其实挺安全的,但是早上醒来时,一楼的同学突然发现自己周围全部是水,大喊help救命,还好农场的水本来就不深,加上小屋底下有很多封闭的塑料桶,最终保证了这群学生没什么危险,我看了看墙上钉的木板,最多25人。Zarc还曾经带我去原始森林里的水库看过,因为农场的水塘不停的在下降水位,谭先生让Zarc盯着水库有没有关闸,只要关闭闸门了,水就能流向另一边的河流,然后流到农场的水塘里。听Zarc说,老板已经和管理水库那边的人吵了好久,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关闭闸门。去水库的路上我不停的发出感叹词,因为看到了大象的脚印,看到了猴子,也看到了大蜥蜴,Zarc告诉我,这些脚印都是野生大象留下的,野生大象很危险,如果遇到它们一定要跑,因为野象很可能会攻击人。我站在水库边上,感叹着周围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开始了胡思乱想,想着走进去会不会迷路,会不会碰到凶猛野兽,我会不会变成爬树高手,最后能不能走出来……我想多了。Zarc在回去的路上带我去了他妈妈家里,老人家正在家里没事,我看到Zarc家里种的热带水果,非常羡慕,可惜等不到我吃了,还要很久才能熟。
和Zarc在水库

Zarc

Zarc修完了浮桥,修完了走廊,他告诉我还要拆掉整个厕所,重新建一个厕所在小屋上,我帮着Zarc拆除了厕所,然后看了下日历,还有不到一周时间就要离开,然后再看看旁边小岛上的水泥墙,不能等了,我一定要画画,做一个海贼王系列的主题。Tobi离开之前留下了一些已经切割好的瓶瓶罐罐用来装颜料,我汇总了下所有的东西,颜料自然不缺,但是缺画画的刷子和刷油漆的刷子,之前的刷子已经不能使用了,很多都是因为使用完后没有及时清理干净,造成刷毛的损坏。萍姐吩咐智全带着我去买刷子和其它所需要的东西,我买了一堆刷子,后来还买过透明漆用来保护墙上的画不会被雨水淋坏,感谢萍姐和智全这么支持我,让我在农场里终于完成了海贼王主题的画。
新的浮桥

新的走廊

新的走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岛上的那边墙有一点歪,向一侧倾斜,还好没有什么倒下的危险,不然旁边的小兔子就遭殃了。我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把墙上色,由于是露天,只能期望不要下雨,不然一下雨,涂料还没干的话就全毁了。我用白色的水颜料把两面墙全部涂白了,干了之后看颜色不均匀又涂了遍,这一遍干了之后才看上去比较顺眼。由于这面墙建的很奇怪,是那种一侧高,一侧一下子低下去那种,高的那一侧占了大概有80%以上的面积,考虑到画画也够了,就没有处理剩下的20%,后来阿宋提醒我,不如把低的那一侧也一起搞定,可惜直到最后一天我才搞定所有海贼王的画,当处理余下的20%的时候,天空开始下雨,只给我了涂白的时间。

晚上的时候我不停的上网查海贼王的一些画,想着自己要画什么。这次能画海贼王,萍姐也很开心,因为萍姐本身是一个海贼迷,也在追海贼王。也要多谢谢智全,因为刚来农场时我手机是不能上网的,多亏智全开车带我去办理的手机卡,不然我就上不了网,也就不知道自己要画哪一幅画了。办理手机卡那天特别坑人,不知道为什么,好几个卖手机卡的店都关门,让我们两个都很无语。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要在那面墙上画一个巨大的路飞的头像,然后墙的另一面就画海贼王的英文名称,在旁边的水上漂浮屋的门上,画上路飞的通缉令。因为萍姐之前提过,那个门颜色太不搭了,有点丑,所以我决定给门换个颜色。这样总共三幅画,也算是海贼王主题的漂浮屋。

拿着刷子去不远处的洗手盆那里洗刷子,没想到竟然有一只变色龙掉进了洗手盆。变色龙自己爬不出来,我是第一次见这东西,感觉很好奇,所以我决定抓起来养几天,等走的时候再放掉。我带着手套把它抓了出来,但是还是感觉它咬我了,这小东西一张嘴巨大,能把人的半个手指咬住。我兴奋的告诉其余几个人这个消息,我给变色龙找了个笼子装起来,其他人都来看热闹,可惜中午的时候,我本来想给它喝点水的,却让它跑掉了。离开农场前的一天下雨,我在院子里闲逛的时候,又看到了几只变色龙,可惜都抓不住。
变色龙

我的计划是先给三幅画用铅笔打个草稿,然后再开始画,至于像不像,要画完了才知道。接下来的几天天气都很给面子,全部都是大晴天,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的画画,把灰色的墙变成了白色的墙,然后再画上ONE PIECE的标志,这一幅是最先完工的,和动画片里一样,很漂亮。第二幅完工的是路飞的头像,头像很大,在农场的另一侧就能看到路飞大大的笑脸向着你微笑。最后一幅完工的却是门上那张通缉令,最然面积最小,但是细节太多了,我不停的修修补补,礼翔来看了我好几次,他和Yanto这几天早就把稻谷连壳都去掉了。

颜料桶

工作台

凌乱的各种刷子

画笔

白天画画很辛苦,尤其是露天画画,马来西亚的大太阳不是盖的,我出国半个月就开始变黑了,脚丫子自动有了人字拖的图案,我看着自己都乐了。有时候画画,会有游客过来看,然后要求拍照,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都晒成这样子了,加上人长的本来就不帅,照出来我都不敢看。

有一天下午忙完了,Yanto看我最近画的挺辛苦的,决定答应我前几天求他的事情,教我游泳,我俩在水里扑腾了半个多小时,我已经记不清第几次学习游泳了,还是没有学会。晚上没事的时候,我有时会看一看原来下载的电影,农场里并没有网络,Yanto他们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看电影什么的,所以当有一天晚上我拿电脑给几个人放电影时,虽然阿如和Yanto不能完全听懂,但是看的还是津津有味,我记得非常清楚,那部电影的名字叫《LUCY》,翻译成中文叫《超体》。
Yanto准备教我游泳

三幅画快要全部画完了,我决定将所有的画全部涂上透明保护漆,这样摸上去不仅不会损害画,也能防止雨淋,使壁画的寿命更长。我申请买了新的透明漆,没想到三幅画,竟然用了一罐半的透明保护漆,有半罐是之前Tobi画画剩下的。三幅画整体看上去效果不错,尤其是墙上的两幅,我自己看了还是比较满意的,我把自己的英文名字ERIC(现在已经不用了)留在了画的角落上,标上了CHINA的标志,自己很开心有这样的作品留在了农场里。
改造前的水泥墙

完成的路飞画像

完成的One Piece标志

完成的通缉令


吃过晚饭后,村长来了,告诉我们说有野象出没,说在农场入口看见了,让我们小心一点,难怪我们几个大老远就能听见有野象的吼声。智全一听野象来了变得很兴奋,礼翔、阿如、还有我,也一样很兴奋,智全拿出珍藏已久的烟花,告诉我们今晚去农场里找大象,而且告诉我们,只要到时向大象放烟花,应该没什么问题。大家拿着各种烟花,拿着打火机、手电筒,骑着自行车开始向农场深处进发,一边骑,智全一边开始燃放,这分明是出来玩烟花的嘛!由于农场很大,一眼望不到头,加上是晚上,我们更看不清什么,所以不得不从一侧开始绕,绕到另一侧时遇到了骑摩托车过来追象的Yanto,他的手电设备更先进,可以照的很远,我们几个转了一大圈也没能找到野象,我其实是有点失望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野象呢!听说原来还有义工到原始森林里去看发光的菌子,我这次来也因为最近野象出没一直没有去成,本想着今晚可以见到野象,却只听到声音。虽然没有见到野象,但终归是一次不错的经历,骑着自行车晚上在野外瞎逛,周围还有一群伙伴,想想也挺难忘的。我们几个拿着烟花,开始狂放烟花,不停的往周围扔,看谁扔的最高,看谁扔到最高时,烟花正好开始绽放,智全扔的最好,我扔的不怎么样,不过礼翔和阿如扔的也不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智全拿出长筒烟花,再次一边走一边燃放,烟花飞向空中,非常漂亮,还能闻到一股燃放烟花才有的火药味,非常好闻。伴着满天繁星,燃着烟花,骑着自行车沿着农场小路往回赶,我在后面看到这幅画面,实在太漂亮了,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虽然不清晰,但却是童年的感觉。旅行了大半年之后,我还经常想起在加亨农场的那一晚,大家骑着自行车燃放烟花的美丽画面,抬头可以看见星星,闭上眼睛能听到田野里的虫鸣,农场里认识的伙伴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拿着烟花寻找大象

我们一般晚上除了聊天,玩游戏,最经常做的事情其实是吃水果,榴莲加菠萝蜜的强强组合,所以当找野象耗费了体力后,自然而然要补充下能量。Yanto说晚上要在农场大门口生火,防止野象进来,我和礼翔跟着Yanto一起去把门锁上,又找了一堆废弃木料在农场大门口生起了火堆,Yanto告诉我们,这样野象晚上看见就会害怕,就不太敢进来。当天晚上发生了围观阿如吃榴莲事件,之前有提过。其实是因为我们其余人吃的时候,阿如正好去洗澡了,所以他来餐厅的时候我们已经吃完了,没办法他只能自己吃,没想到他自己吃了十几公斤的榴莲,智全不停的给他开榴莲,我们几个不停的拍照,Yanto的下巴都快被惊下来了。而且更让我们笑个不停的是,其实当时农场是有新加坡来的学生团的,他们想吃榴莲我们才去买的,阿如在餐厅吃完后,又跑去大厅到人家学生堆里凑热闹,蹭榴莲吃,我们实在是笑到肚子疼。
农场门口生火堆

农场的入口距离我们生火的大门口其实有两公里的距离,所以当第二天我们出去的时候,发现入口的椰子树被野象撞倒好几棵,新加坡学生不停的拍照,对他们来说,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这群学生团要去附近的一个果园参观学习,其实就是玩,听说有很多热带水果的树,村长问我和礼翔去不去,我的画基本收工了,就剩下最后的收尾清理工作,可能还有些小细节要稍微处理下,但也不是什么耗时间的工作,所以就决定去。由于学生们把车都用了,老板的车又不可能随便给我们坐,所以老板让我们驾驶一辆古董级的Volvo过去,阿如是司机。

阿如开车比智全和婷欣霸气多了,霸气不是因为阿如自己,而是因为这辆Volvo,让司机必须霸气,不然是驾驭不了的。这辆车我坐过,是农场里专用的垃圾车,就是我们出去倒垃圾的车子,车子具有以下特点,年龄大,老化严重,轮胎没有纹路,车窗不能摇下来,车上的按钮没有一个可以用的,前门只有一个可以开,空调已经毁坏多年等等,这辆车还有一个必须驾驶员才能体会到的特征,就是方向盘非常重,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能转动方向盘。我有一次和智全出去倒垃圾,智全恨不能趴在方向盘上,让我惊出了一身热汗,也从此对古董车有了全新的认识。这辆车Tobi之前也因为倒垃圾开出来过,他是带着礼翔一起出去,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转动方向盘,一个体格本来就强壮的德国人开起来都那么费劲,何况阿如呢。

就是这么一辆奇葩的车辆,阿如要带着我和礼翔出去,阿如说要先去换个轮胎,因为感觉轮胎要爆掉了,其余人先往另一个方向走,我们往加亨镇上走。走的时候村长还是阿宋和我们打好招呼,说在某个路口等我们,因为阿如也没去过,不知道路。换完轮胎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阿如开的飞快,我和礼翔坐的心惊胆战。路上不停的有电话打进来,问我们到哪里了,阿如只说快到那个路口了,结果不停的走错路,不然就是走到错误的岔路上,不然就是走过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决定回去了,因为即使去了,估计也快结束了。什么都没看到,回到了农场,结果电话又打来,阿如决定再试一次,我们又一次开着这辆垃圾车出去,结果这次玩大了,竟然在马路上爆胎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在路边停车,由于马路是修在原始森林里的,我一方面担心森林里有猴子出来抢东西,另一方面又怕有野象出来,因为路边就有告示牌,让行人车辆注意有野象出没,我看了看,路两边还有铁丝网与原始森林隔离开来。

好吧,只能换轮胎,我们有一个备用轮胎,但是我们的设备实在是坑人,只有一个旧扳手,一个车辆的旧支撑架,而且巨难用无比。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一起都拧不动一颗螺丝,试了好多次才成功。我们几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几十度的高温,露天换轮胎,这种经历想不难忘都难。
路边修车

正当我们努力的换着轮胎的时候,警车来了,两个警察下来,阿如说估计想查我们,不过我们是农场里的车,也没拉货,应该不会说我们什么,也不会罚钱。两个警察穿着长裤长筒靴,也不嫌热,看了看我们几个,和阿如简单沟通了下,两个警察也无奈的笑了,然后给了我们新的车辆支撑架,阿如悄悄对我们说,也算是遇到贵人,我心里想的是,赶紧换完轮胎回农场,这果园没去成,路上事情倒是不少,我不去果园了还不行吗?

搞定轮胎,几个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开着车子慢慢往回赶,阿如这次不敢放开手脚开了,路上开玩笑说,如果再爆胎就没辙了,我在车里觉得极有可能再次爆胎,好在Volvo垃圾车最终撑回了农场,给我们几个人留下了一段非凡的经历。

马上就是马来西亚的某个节日了,农场也开始准备火把,礼翔把火把一个个清理干净,然后把燃油灌到里面去,准备的非常仔细认真,我和Yanto还有礼翔会在晚饭后把火把点燃插在门口,既可以防止大象进来,又有节日气氛。最后的两天没什么事情了,客人也没有,我觉的把剩余的一点墙面涂白,然后画上海贼王里不同海贼团的旗子,结果天气不好,不停的下雨,我只能乖乖的收拾颜料和画笔,5分钟前刚刷好的墙面马上被雨淋坏,雨停了我又去刷,结果又下雨,还好之前的画都收工了,也涂好了保护漆,我用手一抹,嗯,质量非常棒,我自己很满意。其他几个人看见我完成的画也很开心,农场里也多了一个小小的景点。
远看小屋的门和海贼王的标志

远看路飞

改造前的小屋

改造后的小屋

知道自己马上要离开了,时间开始变得飞快。Zarc已经把小屋整修完毕,收拾的也挺干净,我看着这两周农场里的改变,想着这两周来遇到的事情,心里唏嘘不已。最后几天由于没有客人,大厨请假回家去了,我们没有了好吃的,只能将就着解决,还好农场里的阿姨和阿伯有时会弄一弄,但不是每顿饭都弄。Yanto竟然抽空去理了个发,一下子年轻了好多,而且出去理发还不忘给我们带零食。有一种是用叶子包扎起来的食物,里面是鱼肉,包好后放在火上烤熟,Yanto的家乡是印度尼西亚,并不是马来西亚,他告诉我说这是印度尼西亚的美食。我后来去了印度尼西亚,那边很多食物确实用叶子包起来吃,我拍了一张发给Yanto,说自己在印度尼西亚,他看到我发的印尼食物,说是真正的美食。
Yanto带来的零食

离开前的一晚,智全带着我、礼翔、Yanto、阿如几个人一起去居銮,智全要买一个行李箱,好过几天陪女朋友去玩,我们几个主要是想出去找找吃的,然后也帮着智全参考一下。我们先去一个大超市帮着智全挑了一个小箱子,几个人在大超市里玩的也挺开心,不停的拿着超市里的东西摆姿势拍照,阿如拿着一个袖标放在手臂的位置,看起来像一个足球队长,Yanto把超市的行李箱摆在自己眼前拍照,看起来像要远行,礼翔不停的笑,也和Yanto一起在行李箱前拍了一张,我站在旁边给大家拍照,只是想记住每个人的笑容。
Yanto潇洒的摆拍

阿如帅气的摆拍

礼翔扭捏的摆拍

在居銮转了好久,没找到什么好吃的,我们决定去吃麦当劳,义工生活的最后一晚,我们几个人坐在居銮的麦当劳里面,啃着汉堡和鸡腿,喝着可乐,然后一起拍照一起傻笑。
最后一顿晚饭是麦当劳

离开当天上午,智全和萍姐带我出去吃东西,我并没有什么胃口,随便点了杯东西喝了。村长也在吃早茶,因为有事情正好去居銮,所以村长决定当天送我。原来村长帮两个小伙子联系了一个修车铺修车,我见到两个小伙子时,他俩正在自己店铺里忙,店铺是卖旧衣服的,我看了看,衣服还挺不错的,收拾的也很干净。村长告诉我之前一直找这家修车铺修车,他家修完后基本不会再有毛病,看着修车铺的老板一项项向两位小伙子解释为什么会有这项费用,具体指的是更换了什么,并拿出了损坏的对应零件,我突然觉得好细心,这样大家就不会因为费用再产生什么争执。

本来村长要和几个人一起去喝点东西再送我去车站的,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走,万一没票了或者赶不及车子怎么办?我和村长说了后,他还是决定先送我过去车站。村长陪我去了车站二楼买票,我看着自己来时的车站,心里五味杂陈。智全通过微信告诉我,Orchid(胡姬花)这家大巴公司不错,我就买了这家公司的票,想到自己从新山过来时也是坐的这家大巴公司,还是蛮巧合的。我在楼下和村长告别,村长告诉我以后可能会去中国一次,我说什么时间,他告诉我过年前后吧,哪知道我后来一直在旅行,和村长也没了联系,不过和其余人还是联系着,也不知道村长后来有没有来中国,应该问一问智全的。

我坐在车站对面的便利店门口,买了份报纸打发时间,有相聚就会有别离,相处的越开心快乐,别离起来就会越难舍难分,我开始想念农场的每一个人,所以有种很恍惚的感觉。但这就是旅行啊,不得不面对的事情,我必须学会面对每一次别离,那些开心的别离还有不开心的别离。

很久之后,我在印度完成了一次一个月的瑜伽进修课程,分别时我终于学会了一些事情,比如这个世界很小,如果再见面只不过一张机票的距离,所以不必为分别伤心。比如分别时我们会意识到,认识了那么多好朋友,所以应该感恩和开心。

塞上耳机听着张艾嘉的歌,大巴车开始缓缓的移动,又一次踏上了新的旅途,我的马来西亚义工之旅顺利结束,而我的旅行才刚刚开始。我要去的下一个城市是地理课本中经常提到的地方,海港城市Melaka(马六甲)。那里是自古以来的交通要塞,更是我的好朋友礼翔的家。

PS:
长途旅行上一篇游记:《KOREF,义工生活(上),从欢乐的开始到被骂》,地址:http://wenzhang.16fan.com/a/564195.html

长途旅行下一篇游记:《Melaka,中西风混搭的漂亮女生》,地址:http://wenzhang.16fan.com/a/565320.html

找我聊天或者查看更多我在路上的故事,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



2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