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o(∩_∩)o...再次去杭州···

更新于 2007-11-06 19:40 十六番网页版
杭州去过很多次,对这江南的小山秀水一直情有独钟,所以最近两年,每年11月都有幸去杭州秋游一回。

说到杭州,至少有100种以上的游法,最无趣的就是规划好线路进行游览,实际到处走走看看,也是一种很好的心境。

11月3日一早上海火车去杭州,进世贸四季湖滨店,放下行李即准备出行,宾馆靠近西湖南山路进出很方便,开元、解百就在旁边,逛街看景都很方便,房间价格适中,商务型,不错。

本来一早想去龙井村乾隆井打水洗手,后来临时变化,准备直接去梅家坞喝茶吃饭。出租50元即到,实际如果时间充裕,也可直接在宾馆附近坐Y4去,很方便。梅家坞和茅家埠是最近新开发的两个休闲景点,梅家坞很幽静和有情趣(当年是周总理喝茶的地方)。坐在小桥小水边,旁边是茶园,远处是小山,和煦在中午温暖的阳光下,泡上一杯查,正所谓“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凉风冬吹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下午一点,酒足饭饱准备向下一个目标进军。打车到梅家坞的路上,司机说有兴趣可去上天竺的法喜寺看看,于是就打个车12元来到上天竺山角,进庙看看。啊呀,杭州的庙就是大,开阔,非常幸运碰上个老和尚教上香,收益非浅。由于那天竺山去人少,整个地方幽静,山路走走,小风吹吃,别有一翻情致。接着我们向下走到中天竺,做Y4回市区。(心得;如果时间充裕,完全可以从梅家坞吃完饭出来,到上天竺,然后顺势而下,去上中下三天竺的三个寺庙,法喜、法净、法镜,接着去灵隐和飞来峰,完成一天的寺庙游)

由于同行的MM第一次到杭州对旧十景仰慕已久,所以没法,做了Y4直接去了玉泉,走曲院风荷、过苏堤、花港观鱼、南屏晚钟、雷峰夕照,反正走马看花,也算游过了。我们顺着南山路文化一条街走走看看,晚上6点回到解放路宾馆。晚饭在宾馆对面的奎元面吃的,虾爆蟮面,两个字;好吃。真是一大特色。加一个字:爽。(一天的旅游结束)

第二天8点半起床,宾馆自助早餐用闭,退房。9点半准时出发,今天的目标人文游。对于红顶商人胡雪岩的豪宅已想了好就,对这个清末传奇人物跌宕起伏的一生太想了解了。快、快~~~打车到鼓楼,元宝街18号,胡雪岩故居到了。

插播: 胡光墉(1823~1885),幼名顺官,字雪岩,湖里村人。墉幼时家贫,帮人放牛为生,稍长,由人荐往杭州于姓钱肆当学徒,得肆主赏识,擢为跑街。咸丰十年(1860),因肆主无后,临终前,以钱庄赠之,乃自开阜康钱庄,并与官场中人往来,成为杭城一大商绅。 咸丰十一年(1861)十一月,太平军攻杭州,光墉从上海、宁波购运军火、粮米接济清军。左宗棠任浙江巡抚,委光墉为总管,主持全省钱粮、军饷,因此阜康钱庄获利颇丰。京内外诸公无不以阜康为外库,寄存无算。他还协助左宗棠开办企业,主持上海采运局,兼管福建般政局,经手购买外商机器、军火及邀聘外国技术人员,从中获得大量回佣。他还操纵江浙商业,专营丝、茶出口,操纵市场、垄断金融。至同治十一年(1872)阜康钱庄支店达20多处,布及大江南北。资金2000万余两,田地万亩。由于辅助左宗棠有功,曾授江西候补道,赐穿黄马褂,是一个典型的官商。同治十三年,筹设胡庆馀堂雪记国药号,光绪二年(1876)于杭州涌金门外购地10余亩建成胶厂。胡庆馀堂雪记药号,以一个熟药局为基础,重金聘请浙江名医,收集古方,总结经验,选配出丸散膏丹及胶露油酒的验方400余个,精制成药,便于携带和服用。其时,战争频仍,疫疠流行,“胡氏辟瘟丹”、“诸葛行军散”、“八宝红灵丹”等药品备受欢迎。此后,胡光墉亲书“戒欺”字匾,教诫职工“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采办务真,修制务精”。其所用药材,直接向产地选购,并自设养鹿园。胡庆馀堂成为国内规模较大的全面配制中成药的国药号,饮誉中外,对中国医药事业发展起了推动作用。“南有胡庆馀堂,北有同仁堂”。 光绪八年(1882),光墉在上海开办蚕丝厂,耗银2000万两,高价尽收国内新丝数百万担,企图垄断丝业贸易,外夷原加价200万两收购,胡不愿一定要加价300万两,惹怒外商,联合拒购华丝。第二年新丝上市,胡想联合华商再次收购,逼迫洋人就范,不料华商倒戈,不予支持,外商又极其团结,胡无力回收,又因海关海运操于外人之手,不能直接外运。次年夏,被迫贱卖,亏耗1000万两,家资去半,周转不灵,风声四播。各地官僚竞提存款,群起敲诈勒索。十一月,各地商号倒闭,家产变卖,胡庆馀堂易主,宣告破产。接着,清廷下令革职查抄,严追治罪。光墉遣散姬妾仆从,于光绪十一年十一月郁郁而终。

胡雪岩故居占地10.8亩,乃胡雪岩当年耗白银300万两所建。一楼一台一亭一石无不精雕而成,用料之考究可称神州第一豪宅。据介绍,目前一扇楠木门要价就值100万以上,进入那里,感触良多。记得去年和两个同事同来,她们要来故居,我没来,我想她们或许要体会在深庭大院做姨太太的感受;这次与另一MM同来,她是考古爱好者,或许对这些古代建筑雕刻,七星灶感兴趣,而我则是感叹一带红顶商人的结局,感叹荣华富贵似浮云。人似浮华,一场春梦。想想胡雪岩当年是否加价200万两卖掉,是否就不会有当日一败呢?做人不可太贪,该留有余地吧~~~

对于胡雪岩故居还有一个说法,这块占地10.8亩的地独缺西北一角,当年那是个理发店,胡欲出高价收购,对方誓死不搬,或许这个豪宅的缺陷注定了胡悲惨的解决。今天这个地方是个安全出口,如果去那里千万要记得走一下哦。

出了故居,旁边就是清坊街,感觉很好,走一走,看看古街,那地方比上海城隍庙强太多了,中午在旁边的高祖咬不得吃上客生煎,那感觉也好得不得了。皮薄肉多汤多,吃了一点不腻,人间一美味。

吃完饭继续逛逛,笔直来到柳浪闻莺,茶楼喝茶,唯一不足的是没太阳,但整体也算舒服,休闲一下,感触下人生,拿着胡雪岩故居的票票还在回味~~~

晚上4点半,去火车站,回家回家~~

(梅家坞——喝茶吃饭)




(上天竺——法喜寺)


(胡雪岩故居——楠木厅 好贵!!)


(胡雪岩故居——目前最大的人工溶洞)


0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