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8月13-22日丽江、香格里拉、梅里、泸沽湖懒人闲游记(上)

发布于 2007-09-20 15:53 十六番网页版
8/13
上航FM9451航班8:40上海起飞,经停昆明下午1:30到丽江。一出机舱,顿觉凉爽舒适,12-20。C,避暑的好地方。坐机场大巴(15元/人,坐满即开,旅游季节航班集中等十分钟左右就能满员)到民航蓝天宾馆下(若住在南门或新城,可让司机就近放下)。出发前电话预定的望古楼茶饭庄小妹来接站,7元出租至狮子山后门下步行进客栈。上了它著名的观景台,果然尽览古镇风貌,还能远眺玉龙雪山(这个季节雪很少)。
放下行李,收拾停当,一路下山,缓行一、二分钟到越野者俱乐部订了第二天出发的梅里四日散客游(700元/人,包行、宿、门票、保险和导游,不包餐及骑马)。再下行7分钟便到四方街,熙熙攘攘,不亚于上海的南京东路。街边小店买牛皮纸地图(6元/张)。沿东大街直行20分钟到大研古镇入口(大水车处即玉河广场)。沿此方向前行即是玉河街,两边餐馆、酒吧、排挡林立。就此进入新城,新城如同中国所有地区的新兴城镇,毫无特色。
一路闲逛至象山路“象山市场”,找“钰洁小吃”。进得牌楼,两边集贸市场让人找不着方向,后来才发觉要左转穿过这些摊档,便到了一大片“腊排骨火锅”的包围中,格局如同伤害带卷帘门的农贸市场,“钰洁”很显眼,十几张矮方桌边已坐得满满登登,看表,六点正是热闹时。好不容易在堆杂物的角落边找到一张小桌,和LG一人一小板凳坐下,感觉又回到大学时代吃路边摊。开单大姐过来一看,“两人一锅底够了,不够再点菜吧”,于是等。不久,一大砂锅端上,满是腊排,用勺一搅底下是大块番茄等蔬菜,汤滚后,鲜香四溢。要了一瓶啤酒,两个“大胃王”吃到肚圆总算没浪费排骨,没加任何菜,再要了些饭就者吃我最爱的“汤泡饭”。打着嗝出市场,坐上11路公车(0.5元/)人,面包车虽小却是投币的且前门上后门下),忘了什么站,司机提醒下,没走几分钟又到大水车。这回沿河边另一条道“新华街”走,人实在是多,我都怀疑此行消闲清净的目的能否达到。近四方街处两旁酒吧林立,著名的“樱花吧”就在这段路上,现在门面已扩得很大,约七、八开间。我认为酒吧的本质都一样,大研的酒吧只是多了写民族装饰,再加上少数民族地区常见的“对歌”形式及民歌素材等元素。喜欢“调调”的人还是可以去体验一下的。我和LG原本就不爱泡吧,加之后四日的行程,还是乖乖回客栈睡觉。一路上山,并不觉得有多累(有些网友所写体力好的才能住山上,我看并非如此,本人四肢不勤,在上海不爬楼梯也不搞健身)。

8/14
早起,客栈小妹“小白菜”做了两碗米线,味道一般,量也少,让她再帮着买了两个大馒头,背上行装下了山,到玉河广场上的散客接待中心集合。
上得车,见到了旅伴,四个广西老师,同时上海的一家三口,福建的母子俩,一个北京姑娘和一个四川姑娘。很幸运,同车13人非常投缘,玩得十分尽兴。
梅里四日的行程网上有太多说明,不再赘述,只记些印象深刻的。
第一天。长江第一湾(不如金沙江第一湾,其实走这条线,在路上能看到大大小小众多的湾,澜沧江、金沙江、长江……)。桥头镇用午餐。上虎跳上下都是水泥台阶,虽被“驴友”斥为腐败线路,但因是洪水季节,虎跳石景观还是可以一看的。途经小中甸牧场,杜鹃花早谢了,只是高原上一个不大的草场。因香格里拉住宿未搞定,领队临时调整线路宿奔子栏。沿路都是高山深峡,这个季节山上基本没雪,我们就在葱茏大山的怀抱中不断前行。尼西——奔子栏路段较险,急弯连上下坡特别多,不过开车的江师傅(壮族人)以前是跑滇藏线的大货车司机,现在开着依维柯走这段路是小菜一碟。据他说,这段路现在已经好多了,一路下去到盐井进藏后才是名副其实的”颠脏路“。

8/15
早起。路经金沙江第一湾(即月亮湾),一个字“美”,山上看下去蜿蜒恬静。翻越白马雪山垭口时,穿上防风外套还是有些凉意,幸好一车人都没高原反应。一路穿越原始森林。可惜不是七月,否则还可赶早挖虫草。云南的植被确实好,虽然滥砍滥伐不少,但是仍然水气氤氲,白云系绕在群山中,我们不时在云中漫步。
过飞来寺后,车往下走,天气热起来,直至澜沧江边,已是盛产葡萄的地方。乘停车休息间歇,江师傅和广西的蒙老师一起在路边砍了些仙人掌果,果肉清甜,只是弄得一手刺毛有些得不偿失(16日奔子栏午餐时,在路边花2元买了13个,刺毛都剃净了)。车过桥,路牌一边指雨崩,一边指明永。进得景区,用餐后上冰川,本人一贯怕爬山,还是骑骡上下。骡马队统一管理,拿到几号就坐几号牲口,不比在内蒙、新疆可以自己挑挑拣拣。很幸运,我坐的是网友提到的25好骡“花子模”(音)。牵骡的是位藏族大哥,他是网友提到大婶的女婿。大婶家有三头骡在马队,大婶、女儿、女婿每天牵骡上下山两次,每次4小时左右。“花子模”正当壮年,脚力好,比LG那匹14岁的老骡好多了。听着隆隆的山泉声,在蔽日的树林中穿行至莲花寺附近,不能再骑骡,必须自己爬上观景台(约半小时)。照例拍照。
冰川近看表面有些部分发黑,但通体仍是白色,边缘面泛着莹莹的绿光。据领队说,前几年刚开发时,冰川更白更美,但愿它不要成为消失的风景。看着冰川两侧群山高处哗哗冲下的冰雪融水,独独它突兀地挺立其中,真的奇妙。喝着路边接的雪山纯水,微甜而凉,感觉爽极了(胃不好的,建议将水放一阵,温了再喝,比农夫山泉好喝,水很干净,不会引起腹泻,实在不放心,可在观景台附近取水,那边没骡马喝莲花寺)。下山到莲花寺后需再走一段路过木桥才能骑骡(因坡较陡,骑骡不安全)。其实自己走下山也不是很累,体力一般的可以考虑骑上走下。下山时,前头替黎老师牵骡的大姐唱起了哥,藏民真是个个靓嗓,韩红听见肯定寒。高亢歌声、叮当骡铃、淙淙山泉,美哉!
出冰川景区,同车都嚷嚷着要尝葡萄酒,江师傅开车到了个相熟的农家。屋里摆了五、六大缸自酿酒。女主人给我们每人舀了一杯喝,上海的袁大哥颇精此道,品了两种酒后,觉得一种去糖的不错,于是LG讨价还价60元打了5斤酒上车去飞来寺。下午6点的路程正赶上云雾散尽,梅里主峰卡瓦博格在我们眼前坦坦荡荡,一扫其神秘色彩,神女蜂等静静伫立在他身边,宁静地看着我们这些旅人,心里有种莫名的亲近温暖。
到飞来寺后,已日暮时分,一侧天边已有阴云袭来,大家赶紧抓拍转瞬即逝的火烧云美景。最后一抹日光下,深沉天空中的卡瓦博格令我们这些平原游子久久不能平息。
飞来寺这个季节住宿十分紧张,梅里往事和梅里山庄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住在一家新的客栈里,全普间,水龙头也不见水,只能用房东存在缸里的水洗洗涮涮对付过去。时间不早了,领队推荐的饭馆大家都看不上,袁大哥打前站找了一遍说,有个不错,大队人马杀过去,呵,就是有名的“梅里往事”,只有小桌,我们13人要拼桌,店里人不同意称“不提供此项服务”,立马对它的印象扣分。袁大哥继续找,电话过来有家不错,已点上菜了,再杀过去,哈哈,大名鼎鼎的“季候鸟”,老板真的不错,用三张小桌拼了个大桌在露台上。于是,星空下,13人对着静寂的雪山享用了两个热气腾腾的鲜美火锅(一个土鸡菌子、一个牦牛肉),还有爆玉米、卤鸡爪、花生等,喝着下午买的自酿酒,醉…… 5斤酒眨眼就没了。(季候鸟确实不错,服务好,菜也做的好,至少很合我们这帮人的口味,贵是贵了些,这顿花了600元)

8/16
虽然前个晚上已觉得天气不对,估计看不到“日照金山”,但仍不死心,睡了五个小时,5点多大多数人都起床,但哗啦啦的雨声浇灭了最后一丝希望,于是继续倒头睡。8点多吃完早餐原路返回,“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在迎宾十三塔处再眺望了一下卡瓦博格,云遮雾罩, 像极了内敛害羞的“康巴汉子”,倒是神女蜂一如奔放的卓玛,热情的看着你。翻越白马雪山。到东竹林寺,是在国道边的一个山坳里,不要门票随便进出,只需尊重佛门的基本规矩即可。参观时喇嘛会主动上前讲解,也不示意你随喜。真是一片净土,真正修行的地方。奔子栏午餐。到纳帕海,太美了,从高处看去,群山白云倒映,茵茵绿草中点缀着几匹悠闲的马儿。
终于来到香格里拉县城,县城很破旧。领队问是否要藏民家访,我们这群“老游子”都拒绝了,拦上出租直奔古城(出租6元,也可坐公交车每人1元)。到古城口,大家约好一小时后原地集中就散开了。古城类似大研,但规摸小得多,沿街的小铺不是卖工艺品,就是吃饭的,小巷深处多是客栈。到四方街,音乐声隆,但见三个“同心圆”正在舞蹈,典型的臧族舞,舞者看装束都是当地居民,只有少数人着民族服装,大多数穿着便装,但举手投足自然流露出民族风韵,而且那么多人整齐划一,曲变舞变没有一丝混乱,端庄典雅,让我这个没去西藏的颇为震撼。不少游客也跃跃而试,但总跟不上堂,无奈退出。那些中途加入能融会的,一看就是藏民或受影响日深的当地居民。
回到集中地,咨询了当地人,古城口沿上坡路走十来分钟到“德阁藏餐”,进门狐疑,说是最好的,怎么没几个人在用餐,一问才知9点打烊,看表8:30。卓玛说没关系,点吧,厨师服务员还没下班吃饭呢,有足够时间让你们用餐。坐下,菜单拿来,火锅为主,价格不便宜,有老江湖反应快“可能量大”。考虑到土鸡、牦牛肉都翅果了,就来个牦牛头牛踢火锅,再点可些蔬菜(有个绿色蔬菜特好吃,但没记住)、牦牛肉、猪肉等。果然,札西端上个大脸盆,勺子一拨,全是炖烂的牛蹄、牛头肉及牛肚等杂碎,香,袁大哥拿出一瓶上海带来的澳洲红酒。于是又是美酒佳肴。不同的是,札西先来敬酒了,一曲祝酒歌唱得我们未喝先醉。札西名叫“康巴XX”(不好意思又忘了,记得意思是长命百岁的汉子),年纪不大,个不高,大眼睛,挺鼻梁(以前就觉得藏族黑,这次近距离看了那么多藏民,发觉他们大多是帅哥靓妹,大眼高鼻轮廓清晰,“好男儿”蒲巴甲原来不是稀罕人物)。我们和他互道一声札西德勒后开始大快多颐。酒酣饭饱时,见卓玛、札西们收工后在旁边开始吃晚饭,几天的潜移默化发挥了作用,我们大声邀请卓玛们唱歌,卓玛们热情有加,竟然要对歌,于是一行人一边“呀索、呀索、呀呀索”,一边搜肠刮肚找歌回应,实在技不如人,回回败下阵来。眼见11点了,买单回宾馆,不想“康巴XX”又来了,最后献上一首祝我们吉祥如意。幸福地睡了。

8/17
宾馆用完早餐直奔松赞林寺(即归化寺)。一路上发现藏民络绎不绝,到门口更见人群涌动,不少人手里提着酥油。观察半天,没人买票进门,一打听原来今天有位出游印度的活佛在此讲经,因藏民全体信教,信徒听经自然不收费啦。我们原本也可直接进去,但领队不知此事,象往日那样买了票,就当捐功德。一路上山,看了几个康参(分殿),到了平台上。先看了最大的宗喀巴大师像,进入正中间的金顶大殿如同挤上海地铁,一身臭汗进得殿内,见里三层外三层挤满僧侣和信众,往前努力了多次,终于看见了盘坐佛像前的活佛,正在讲经,说的藏语,我们自然云里雾里。听了一会儿,上楼参拜了三座大金佛,下来见人群迅速向殿门口涌去,原来活佛要走了,信徒自然紧随其后。我们歇了会儿,等人群散去,见有喇嘛在佛像供桌前分东西吃,便也凑过去,喇嘛见我们四人游客打扮,笑笑,照样分了一小撮到每人手里,一看是黄澄澄的青稞,见旁人都吃,也就吃了,很香还加了葡萄干,比我们一路行来 的饭可好吃多了。后来一说,许多游客都羡慕地可以,因为就一小碗,能吃到很有福。逛一圈上车,不详我们同行的有个更有福,广西罗老师转到后山,正赶上活佛摸顶,她也给摸了,我们都祝她早开天眼。
下午三点赶到桥头用餐,茶马古道饭馆(老板和领队不认识),吃了顿很合我们胃口的饭而且不贵,值得推荐。
回大研付了梅里游的余款,回客栈洗刷干净,想订18日房,老板娘小文说连普间都没了。惨,赶紧找客栈,打电话问了几家有名的如忆栈、海棠花园都没了,连20、21日泸沽湖回来的住宿也没了。我和LG都是懒人,就下山吃饭时顺路找,搬行李也近些,一路上茶马雅阁、依然、高雄、望景等客栈都差不多满了,有的话也就剩一间而且价格贵150-180。想想小文120的旧是旧了些,但实惠多了,又能晚上摊在露台上看风景。总算找到一家翁古客栈,还有几间房,要了间最便宜的标间(120)。打电话和小文预定了20、21日的房间,这下高枕无忧了。
下山直奔网友推荐的福龙小吃,竟吃了闭门羹,旁边店铺老板提醒说这家生意好,卖完就关门,老板就是房东,是自家开店,关门早。只能往回走,走到剑南小吃,看桥对面的铺子挺干净,人也不少,就过桥在河边落座,一看单子,贵,要了个米线和黄豆面(20元),上来一看两小锅,量少得可以,一吃还不如客栈“小白菜”做的。约了泸沽湖旅游公司的贾经理谈了后两日的泸沽湖行程。回望古城茶饭庄最好的201房睡觉。


0 收藏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