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8月13-22日丽江、香格里拉、梅里、泸沽湖游记(下)

发布于 2007-09-20 15:53 十六番网页版
8/18
睡到太阳晒腚,收拾东西搬场,经过小巷(望景客栈边),看到一大姐做路边早点生意,过去一问经济实惠还合江南人胃口,有稀饭、咸粑粑、煎鸡蛋。吃完将行李放到翁古客栈。出城坐11路车去束河,司机说到站后还要走1.5KM,建议我们换乘去术河的小面的。听当地人话没错的,下来换面的2元/人到束河大门口。下车后,打电话让前晚住束河的广西老师接我们,这样就不用买门票了。等不久,就有人来揽生意帮着逃票。看来这门票设置还真是不合理。和老师们会合后,开始闲逛,感觉束河远不如大研管理得好,牌坊处竟有四轮摩托飚车,马随便进城,遍地马粪,空气中弥漫着马粪臭味,很多地方在装修。不过的确比大研人少的多,也安静的多。两边铺子里卖的东西和大研没什么分别。逛累了,河边坐下吃些烤鱼,味道不错(4元/条)。
继续闲逛至青龙桥,总算感觉到古镇的古味了,两边房屋不再是大门口的那些假古民居。看到了著名的37。2酒吧,没感觉,无非又是一例借老旧躯壳供现代人享用摩登物质的地方。根据路边的指示牌,往九鼎龙潭方向走。沿途经过“烤太阳”客栈,很是古色古香(后来看介绍的确是200多年的古居),进到里面,一眼就喜欢上了,问老板要180元的大标间,老板说有个团包了,爱莫能助。不死心,要了卡片,决定到泸沽湖后再尝试预定20日的房。
继续前行,一路上“田园客栈”、“熊猫小堂”看上去都不错。终于到九鼎龙潭。一池清泉,对江南水乡的我来说不会有惊艳的感觉,但还是不错的。
转方向往茶马古道博物馆去。路边一大姐卖烤土豆,有两种,一种是常见的土豆块串烤,另一种是烤土豆丝饼(形似方便面面饼)。要了后一种1元/个,英明的选择,好吃极了。
凭着广西老师们束河住宿的押金条,我和LG 混进了博物馆,没有讲解基本自学了解了茶马古道的皮毛。看完各展厅到普洱茶中心,一批客人正品完茶要走,我们6人老实不客气落坐桌边,等着喝茶解渴。讲解员杨小姐开讲即煮水品茶,忽然发现我们并无门票,说按规矩凭押金条进来的参观者不能品茶,但是既然来了就是客,喝就喝吧。掰了拇指大小一块茶(据说是十三年自然发酵的夏茶饼),边泡边讲自然发酵和人工催熟的不同、春夏秋茶的区别等等,也算知道了普洱茶的基础知识。临了,推荐了些茶饼和茶砖,LG和罗老师冲着这个单位的正宗买了些。
出博物馆和罗老师在丽江的同学陈老师夫妇碰面,他们是来送“丽水金沙”的票,也是爽快热情之人。分手后吃了午饭(四点够晚了)。看看时间不早,大家也有些乏了,干脆到附近赖老师住的时光客栈休息,等束河情人节的篝火晚会(在四方听音),客栈老板是广东人,挺有艺术情调,客栈里到处是他的画作。不久,袁大哥来电“已从玉龙雪山回来,6点到束河”,立即告知“别买票,等我们接”。看时候差不多了,晃到古镇入口,远远看见袁大哥一家三口,便招招手,门卫也就放他们进来了。给他们指点了吃饭及九鼎龙潭的方向就分手了。路经烟柳路的古道普洱茶艺中心,好茶的蒙老师、罗老师和LG又走不动了,于是我也陪着落座品茶,赖老师、黎老师则抓紧时间去别处采购纪念品。茶艺中心的哈尼姑娘很漂亮,加之从小在思茅茶园长大,道道也多,边喝边侃,兴趣盎然。不知不觉中已晚上8点半,老师们要去新城看“丽水金沙”(9:20的票),于是出发。古镇口有许多小面的,6人正好一辆15元到大研。在超市买了几瓶水,又在路边买了些烤串回客栈,路经玉河广场,人声鼎沸,这里如同上海的天天演,每晚有节目。

8/19
早起仍到昨天大姐处吃了早点,到玉龙宾馆等包车。我俩是最后一站,上得车,又看到四位广西老师和袁大哥一家的灿烂笑容,心情好极了。栾导游很年轻,才19,高中毕业,摩梭人。司机杨师傅也是摩梭人(有一半汉族血统),家就住落水村,以前也走婚有个女儿,后来与阿夏分了手,而后在丽江找了个纳西人结婚又有了个女儿。
到泸沽湖沿途没有什么景点,只在丽宁十八弯(盘山道,从上往下看蛮壮观)停车拍照。路况艰险比不上香格里拉——梅里,但路面不好,常常坑坑洼洼(主要是塌方引起),一路能看到不少塌方遗迹。和导游一路聊天,慢慢地了解了摩梭人的一些大致习俗。摩梭人阿夏走婚,也不是随便为之,要感情基础,有道德底线。以前男女孩满13岁即进行成年礼,而后就可谈情说爱,感情成熟后开始走婚。现在与外界接触多了,经济也发达了,孩子要上学,一般都推迟到18岁后恋爱,20多岁开始走婚。走婚时不能同时走几个阿夏(类似汉族的重婚),否则会被所有人唾弃。只能结束一段再开始新一段走婚,如同离婚后再婚。至此,走婚也就不神秘了,无非少了民政局的结婚、离婚证,只需向双方家长说明即可。至于父亲不抚育儿女问题,其实因“男不娶、女不嫁”,儿女的抚育就由舅舅和母亲共同承担,父亲在其娘家也要承担外甥(女)的养育,所以摩梭男人一样要承担家庭责任,只是抚育的是外甥(女),而非亲生儿女。因此并非有些网友理解的,男人只起繁殖作用,地位低下。在摩梭家庭,舅舅的地位是仅次于祖母(汉族的外婆)的。栾导家就是妈妈、姨妈种地,两个舅舅常年上山挖药材贩卖赚钱供养6个外甥(女)读书。杨师傅也是经年累月开着丰田面包车赚钱供养姐妹的孩子。对于那些全是女孩或男孩的家庭,摩梭人也有变通方法,招个女婿或娶个媳妇进门常住。至于孩子父亲身份的确认,摩梭人的方法是孩子满月后母亲会办“认父酒”,在宴席上向族人说明孩子的父亲是谁,父亲届时也会到场,给孩子送上银首饰。这样也就避免了今后近亲走婚的尴尬。摩梭人的姓名如同藏民一样,当地也没有户口和身份证之说。如栾导、杨师傅等需外出求学、打工的可由村里出个证明再去办身份证。到时候,一般都会请喇嘛起个汉名(有汉族血统的一般就用父亲或母亲的汉姓),在云南境内的会写明“纳西族摩梭人人”,四川境内的则是“蒙古族摩梭人”。因此,正规意义上,摩梭人并不是一个民族,而只是一个至今保留特殊习俗的群体。其实走婚的习俗以前在纳西族中也是普遍存在的,只是后来因政府原因才转变。而泸沽湖极为闭塞,才得以保留这一风俗,后被学者发现并得到保护。
一路行来,到宁蒗用午餐,宁蒗是个彝族自治县,人称“小凉山”,路边都是彝民,黑彝和白彝的区别只要看百褶裙最底下一道颜色即可分辨。从沿途村落房屋、村民穿着明显感到此地较贫穷。到泸沽湖售票口后车还要开1小时到湖边,到码头一看,真有些失望,一个姿色平平的高原湖泊(我没去过西藏,但去过的高海拔湖泊中新疆天池、青海青海湖绝对比她漂亮),靠岸边已经富氧化,不时飘来腥气,水草很多,已有芦苇生长。坐上改进的猪槽船(可坐12人),一个大姐掌舵,两小伙划桨,直奔里务比岛。大姐叫札市拉姆,34岁,落水人,是划桨小伙的二姨。落水村每户每天出三个人,一周划船、一周牵马,轮流换班搞旅游服务。划船牵马价全部统一,收入由划船组、牵马组组长及村长平均分配到每家每户,不用担心组长、村长搞猫腻,他们是由村民集体选举的,村民也有权随时罢免他们另选新人。上到里务比岛除了个小寺庙没其他可看,倒是有几处看泸沽湖风景比码头上好些。二十分钟后准时下岛(规定原船返回,岛上只停留20分钟),上船前和拉姆大姐合影,发觉她很高,大姐说摩梭女人一般都有1.70米,男人1.75米,再次印证了摩梭人是北方后裔之说。下船后,开车去里格村(落水游船码头有很多小面的,到里格5元/人)。半小时后就到了,满眼所见在大兴土木,看到了札西家的新屋,还没开张营业。再沿着湖岸往里走,到里格伸近湖中的小不点岛,这下才体会到些许泸沽湖的安静美丽(再次提醒大家,千万别信旅行社及某些网友所说里格搬迁不能住宿。真正的里格村就在这三面环水的小岛上,总共五户人家,从未搬迁过,五户人家都早已改成民居客栈,“拉客家”“岛上人家”“人间”“晴天”一直都在正常营业。其他那些不在岛上的多数是他处搬迁来的,政府无非想再造一个新落水,再大把赚钱。个人悲观估计,等全部造好后,里格将失去现在的魅力)。因为听信贾经理的误导,没订里格的住宿,转了好久,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返回落水。
放下行李吃过晚饭随导游步行去看摩梭篝火晚会。七点正式开演,三十来个着艳丽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围着火堆开始边唱边跳,起先动作幅度很小,逐渐加大,自始至终都是手牵手成半圆队形。小伙的服饰有明显的蒙古族烙印,姑娘的类似彝族,只是没头巾。姑娘的舞蹈动作乏善可陈,小伙的较花哨,可以看作是蒙古族舞和藏族舞的结合。看来摩梭人的确不能自成一体成为一个民族。表演完后,照例邀游客同舞,乘间歇和一个漂亮的摩梭MM合影。看到边上有个摩梭文化馆,想进去参观,居然还要买票,远远就瞅见些农耕、织布工具,想想明日要家访,就转身出门去看夜市了。
落水沿湖边都是客栈、商铺、酒吧,晚上游人不多(颠了7个小时到这里,很多人并没兴趣看这不伦不类的商业街)。有不少小妹拉客人吃烤羊。LG看到一家店铺门口摆了些书和地图,便上前买了张泸沽湖地图(4元/张,标价5元),闲着没事和老板聊了几句,老板祖籍福建,在缅甸长大,前几年卖玉石,不景气,就到丽江开了店做些茶叶、饰品生意,泸沽湖开发后就开了这爿店,还到四川境内泸沽湖边的五支罗开了店。老板说其实四川境内的大嘴、五支罗、洛瓦风景更好,村落更原始,民风更淳朴,建议有时间自己环湖或者以后从四川西昌进,路比丽江过来的还好些。现在泸沽湖边就是蒗放到草海的路不好,微面可勉强进,大多数都开摩托车进去。回客栈倒头便睡。

8/20
九点去摩梭家访,就在落水码头附近。这家是旅游定点接待,姑娘早已程式化,解说词背得滚瓜烂熟。看了祖母房、猪膘肉(在客栈吃过,感觉一般)、经堂。随后姑娘引导我们到一侧房间内听喇嘛颂经祈福。完了,喇嘛的小徒弟会给所谓的“有缘人”发个护身符、观音、弥勒之类的小物件。出去后,讲解姑娘将收到东西的客人领进另一间房,讲解一下如何使用这件宝贝(据团友说使用价最低100元)。同车几位拿到宝贝的都还了,都说给摸过顶、吃过供饭、请过经幡了,已经是有缘人了,毋需再添个宝物回家。
上车回程,路经阿夏幽谷,所谓阿夏谈情说爱的地方。门票35,没兴趣,继续上路。和导游聊了一会儿,知道落水这70多户人家的收入还有部分供所有云南摩梭人使用。栾导读书时每月拿50元补助也是从这儿来,这样想来对落水的商业气息也就少了些不屑。
下午5点多到大研,告别相处多日的旅伴,回到客栈。梳洗一番后,赶紧奔七一街的福龙小吃,好险,差点又要关门了,看表才5:45。店堂很是老旧,两开间,放着5、6张矮方桌,只有两个小妹妹。要了两晚米线,LG大碗、我中碗,不加辣。店里只我们两吃客,就和小妹聊了起来,原来清秀漂亮的小妹就是店东的女儿,姓肖,在丽江师大读大二,寒暑假及闲时帮忙打理,另一个细眉细眼的MM则是来帮工的远方亲戚。两间铺面中,一间是老板自家的,另一间是租的,所以肖MM特意说明房租涨了,小吃价格也有调整,米线小碗3元、中4元、大5元。聊着,米线上桌了,果然量足味香,尝一口鲜,我特爱吃配料中的酸菜。边吃边聊,知道店里掌勺的是MM的妈妈,也就是老板娘,小妹的弟弟出生后,原来不工作的妈妈就开了这个小吃店贴补家用,至今已19年了,父亲退休后也帮着打理。来的基本是街坊邻居等熟客,旅游开发后,口口相传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做的是实在生意,品种简单就是米线、馄饨、炒饭等家常小吃(生意太忙,炒菜来不及做)。老板娘祖籍大理,白族人,怪不得小妹不象其他纳西人那样黝黑。肖妹妹还说她家要搬到新城了,不过小吃生意还做,因为有太多回头客要照顾。
打着饱嗝出了店门。LG看到隔壁茶庄门口放的手工卷烟,立马来了劲,问老板5角买了支尝尝,觉得原汁原味,问价15元/50支,比四方街35的开价实惠多了,于是买两包回去给他那些烟枪同事留念。买了烟,自然进店看看,开始品茶,后来又邀了广西老师们一同来品,逍遥地打发了一晚。

8/21
醒来已近十点,还是去福龙小吃吃了两碗馄饨。往万子桥方向逛,到桥头茶庄,不经意一瞥,见蒙老师在独自品茶,自然去凑个热闹。玫瑰花、生饼、熟饼、散茶一一品过来,蒙老师最终买了一扎(7饼),我们笑他贩茶补贴旅游费。不久赖老师、罗老师也过来了。就这样逛逛街,品品茶、看看小巷人家,自在逍遥(逛街千万记得往小巷子走,不要老在七一街、东大街等主干路逛,否则你只能体验商业气息,而无法领会高原姑苏的风情)。到下午2点多,肚子饿了,老师们依然想念福龙的米线,于是再回去吃,我尝了纳西炒饭(说明一下,个人感觉福龙的米线最好吃,炒饭类似扬州炒饭,我觉得一般)。
吃完继续闲逛。老师们晚上大巴到昆明转火车回广西。为了答谢丽江陈老师的帮助,蒙老师约了她吃饭,还热情地邀我们同去,恭敬不如从命,大家在丽江聚了最后一餐,互道珍重分手。

8/22
睡到自然醒,上七一街吃了“正宗宜宾肥肠粉”(个人感觉一般)。采购了些极品玫瑰花,准备回家养颜用,还有螺旋藻孝敬父母。
回客栈,小文让店里的小伙送我们从后山下,很巧在狮子山后门搭上一辆出租,让他送蓝天宾馆机场大巴站。司机一听就笑了,说不用那么麻烦,忠义市场坐小面的,5元/人到机场。省钱总是好事,到忠义市场,果然有好多小面,正好有一辆还有两空座,上车就走。路过收费站,我们的车不收费,原来这些面的一般都是机场附近七河乡人开的,免过路费,价格自然便宜,其他车辆都要收20元。司机大姐一路开得不慢,沿途还下了几个乘客,45分钟到机场。
搭上东航MU5815航班,结束了我的丽江之旅。


0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