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深秋云南游之三(泸沽湖环湖篇)

发布于 2007-09-19 23:11 十六番网页版
泸沽湖环湖篇








把大件行李寄存在丽江的青年旅馆后,坐中午的班车赶到宁蒗。刚一踏出汽车站,就被拉客的紧紧追随着,我们干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谁能帮助我们逃票进泸沽湖,我们就包谁的车走。适逢一司机携眷回泸沽湖探亲,表示愿意一试。司机的老婆是摩梭人,建议我们其中长得比较高大的巫回家穿上她的民族服装做掩饰,我们忙不迭地响应。


巫穿上民族装后,骤眼一看俨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摩梭女人。


在接近收门票关卡的200米左右,我们停车做好打游击的准备。


巫穿着民族服大摇大摆地坐在车头,可怜我们三个就只能蜷缩着身子半躺在车尾里,头还要顶着背包和冲锋衣做掩护,心也跟着拼命地“咚、咚、咚”狂跳。


短短几分钟的查票时间,对我们来说却像过了一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听到司机说“安全过关”了,我们才兴奋地伸伸双腿爬回原位。


又成功地逃过了一关,既紧张又惊险刺激,于是,“逃票”的自豪感便常常教我们引以为乐。


黄昏时分,司机把我们直接送到了大落水村并住进他亲戚家开的客栈。由于曾许诺“逃票行动”成功的话我们就要回请他吃烧烤,结果,晚饭还卡在喉咙的时候司机一家三口外携一个朋友就已迫不及待地把我们带到了烧烤广场。


还没来得及细看,司机的老婆便十万火急地点了一大堆食物,我和媚站在旁边是哑子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天哪,仅仅一个茄子就要价10元了。但因为说好请客的缘故,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承受这“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滋味。


到泸沽湖的第一晚就被人狠狠地宰了一刀,结果一顿“烧烤”以260元而告终。


第二天一清早,司机问我们要不要坐猪槽船,每位30元。我们想起昨晚的“豪华烧烤”仍然心有余悸,忙不迭地推辞说我们已打算回丽江了,才摆脱掉这对过分“商业化”的夫妇。


我们以悠闲的步伐,沿着海湾曲折的岸线从大落水村向里格村的方向推进。







站在湖边举目四顾,烟波浩瀚,波光粼粼。蓦然发现在水天一色的湖面上,飘荡着一艘随风摇曳的猪槽船。


巫大喜,一个箭步地跃进船中,举起双桨有板有眼地把船划回岸边,我们嘻笑着接二连三跳上船。


当我们企图把船儿划进湖中的时候,突然在岸边传来了渔民的警告声,无奈只好弃船登岸。


但渔民的出现,却勾起了我们划船畅游泸沽湖的欲望。经过一番商议后,以5元一位的价钱答应把我们送到湖对岸的另一个山头。


舟在湖中行,人在舟中醉。


我们迎风而座,湖面清澈如镜,无数白色的小藻花点缀期间……


中午时分,我们先后徒步抵达里格岛。迎面灰尘滚滚,大兴土木。大惊,一问之下原来是政府为了环保的缘故,下令临湖而居的摩梭人撤离湖岸线,而今天则是搬迁令的最后三天。


望着“飞砂走石”的里格村,我们不得不继续赶路。


巫喜欢向林木葱郁的山路行走,贞与媚则在公路上徐徐而行。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巫,在绿树婆娑中穿梭行走。在一个高高的山头上,巫忽然停止不前,转头无奈地对我说:前方是直直的如悬崖似的黄土山坡,没看到路,不知如何走下山了。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只听见媚在山坡下放声呼唤我们的名字。我俩如获救星,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扯着喉咙回应:“我们找不到路了,也看不到你们在哪?”媚的声音再度飘来:“我们就在山脚下,你们再往前行就看到了” 。“没路啊……”我俩无奈地答。“就在前面,我们都看到你俩了,一红一黄的冲锋衣飘在树林里”。我俩循着声音拨开丛丛密林,视线豁然开朗:湖水翠绿明镜如画,倒影连峰水天一色;尼赛村的几家木房子如童画般地掩映在绿树间。


沿着陡峭的山坡,缓缓步入尼赛村。一进村,沿途梨树林立。


巫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爬上一棵高大的梨树,拿着捡来的棍子一顿乱舞。我警惕地站在树下把风,媚张开风衣左跃右窜地接应纷纷堕下的梨。


“巫,巫”,坐在远处休息的贞不甘寂寞地哇哇叫嚷。我们赶紧如临大敌地举起双手乱摇让其噤声……


捧着刚摘下的梨,我们小心翼翼地退到一排停泊在湖畔的猪槽船上偷吃摘来的“禁果”。


清甜的梨汁,像甘露一样滋润了我们干涸的喉咙,推动着我们健步如飞地奔到小落水村。


小落水村的住宿条件令人大失所望,我们不得不拖着疲乏的双腿赶回里格村投宿。


在累到双腿发软,喉干舌燥的时候,一拖拉机载着几个村民卷起了漫天灰尘轰鸣如雷地从背后驶来,我怀 着一丝侥幸伸手拦截。


看到满脸疲倦的我们,淳朴的司机毫不犹豫地让我们免费上了拖拉机。


夕阳渐渐西下,拖拉机绕着湖畔转过了重重山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把我们送回里格岛扎西家。当我们摸着疼痛的屁股,感激万分地向司机道谢时,才惊讶地发现这个淳朴的司机竟是网上名人扎西的弟弟。


我们顺理成章地在扎西家住下,但由于我们中午犹豫不决没有订房的缘故,最后只好被迫四人同住一个三人间,老板娘面带歉意地只收了我们三十元一晚。


见到鼎鼎大名的扎西,竟然是在一个没电的夜晚。而闪耀的星斗却把漆黑的夜晚照得更明亮,更迷人。


我们在湖畔围着拷全羊的火炉听扎西夸夸其谈的“走婚浪漫史”和他远大的抱负……


睡觉时,因为我夹在巫与媚的中间,而她们两人竟然一个用电热毡一个不用,结果让我这个夹心人一整夜困在冰火半重天的感觉里。


第二天,辞别了扎西和他的家人,一行五人(多了一个在里格村认识的“医生仔”)又再晃晃悠悠地上路。


途中,遇到了几个包着头巾背着大竹箩的长腿摩梭女人匆匆忙忙地赶路,巫再度发挥她“领头驴”的风彩,主动走上前与其搭讪,一问之下才知她们刚从尼赛村赶来,正准备坐车去永宁。于是,我们凑合着一起包车到永宁。言谈间,了解到她们明天村里收割玉米,邻近的村庄都会赶去帮忙收割,而为了“盛宴”招待帮助收割的村民们才不惜长途跋涉地跑到约十七公里外的县城购物。我们恍然大悟,难怪村里的菜都不太便宜。临走时,她们一再地诚意邀请我们参加明天的“玉米丰收节”,我们当然求之不得,马上乐呵呵地答允明天必定赴约。


永宁温泉位于永宁10公里外的温泉村,我们在永宁街租了一辆出租车前往。


温泉是一个只有50多平方米的天然池塘,男女温泉间只用了一条长长的木板相隔。


附近的摩梭人一直保留着天体浴的古俗,我们羞于赤条条地坦诚相对,只好各自飞奔着跑去买泳衣。


泡完温泉后,全身乏力,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得无法迈开轻快的步伐。匆匆地在永宁菜市场转悠了一圈,又再包车直接赶回里格村。


一踏进扎西家,我们便愉快地向扎西的姐姐大呼小叫:“我们回来了”。“哦,回来了”,扎西姐姐微笑着回答。仿佛我们的去而复返是理所当然的。


再度重临旧居,那种归家似的温暖感令到我们呵欠连连,眼皮沉重。于是,伴随着一片“叮叮当当”的拆房敲击声浪中,我们倒头呼呼大睡。


一觉醒来,天已漆黑,夜已岑寂。


我们打着手电筒,悠游地移步到“摩梭往事”酒吧。因为即将搬迁的缘故,酒吧显得格外的空旷、冷清。


门内,只有我和巫静静地听着缠绵的英文老歌倚窗临湖而座;门外,媚坐在临湖的长凳上与另一游客把酒畅谈。后来,巫心血来潮地建议喝啤酒尽兴,于是我俩每人拿着一瓶啤酒跑到门外的另一张长凳上一边倾听海浪的喁喁细语,一边把酒对饮。


因为心中掂记着“玉米丰收节”的盛事,我们一大早就往尼赛村赶路。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我们毕恭毕敬地向当地人请教“捷径”的秘诀,可爱的摩梭人为了避免我们再次迷路,放了一条雄纠纠的藏獒沿途为我们当响导。


我们在尼赛村找到了昨天的摩梭女人,兴高采烈地追问收割玉米的具体时间,但答案却令人沮丧,答曰收割要下午三点才开始,而现在才早上十点多。


经商量后,决定放弃收割玉米,而改道直奔隶属四川省左所镇的草海。


站在世界上最长的人工木桥——草海桥上举目四顾,一片片黄的、绿的海草悠悠地漂浮在广阔的湖面上……


在木桥的尽头摆着一个烧烤档,由于赶了半天的路,肚子早就发出了严重的抗议。


烧烤档的女主人是扎西的表妹,我们相对大笑,从云南到四川绕了大半个泸沽湖,结果还是逃不开扎西的“五指山”


在扎西表妹的建议下,我们舍弃了坐车原路返回的计划,改由沿着草海湖岸线徒步。


雨,细细碎碎地飘落在湖面上,激起了此起彼伏的涟漪。湖边纯白得如天鹅般的野鸭,自由自在地肆意遨游。


我们从草海桥出发,沿着湖畔经娜娃、山夸、蒗放到达幽谷瀑布,一路上微风吹拂、美景如画。


途中经一古老村庄时,见一高大梨树在围墙内挂满了令人垂涎欲滴的梨,巫望着梨树跃跃欲试。我出言制止,与巫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里,连声问了几次后才看到一摩梭女人搓着双手匆匆忙忙地从厨房走出来,并困惑地看着我俩。


我俩想起了尼赛村村民听到我们曾经爬树摘梨后,竟然慷慨地笑着说:“如果想吃梨,可以直接拿袋来装,不用爬树偷摘。”但这“送”字我俩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只好装模作样地问:“这梨怎么卖?”主人家愣了一会,犹豫了半天才答:“一元钱一斤,你们买多少?”我俩讪讪地答:“只要两个。”主人家听罢马上挥挥手大方地说:“才要两个,不用买了,你们只管拿去吧”。我俩在篮子里拿了两个,想起了贞和媚,只好再厚着脸皮阴声细气地问:“能不能多拿两个”。主人家毫爽地说:“随便拿吧”,说完转身回厨房了。


我俩捧着几个大大的梨,既感动又惭愧。


到达三家村时已接近黄昏,我们早已累到脚步蹒跚,步履艰难。


在灰暗的公路上,只看见一排木房子耸立路旁。正犹豫是否继续前行时猛然发现几个摩梭男人站在路边抽烟,不由催前相问投栈的地方。为首的一个诙谐地说:“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投酒店的人,我带你们到村里的家庭旅馆吧”。


就这样我们结识了自称在泸沽湖声名显赫的“老狼”。


老狼头戴毡帽,身披羊皮,大踏步地把我们引领到一间家庭旅馆住下。我有些犹豫地对老狼说:“听说泸沽湖的鸭子不可能吃,真的吗?”老狼立即热心地说:“家鸭可以吃,我让主人家准备。”说完就在二楼扯开喉咙声若洪钟地叫唤一楼的老板娘“老板娘,她们是困难户,需要帮助帮助,不过她们说想吃鸭子,有没有啊?”老狼前后矛盾的问话直教我们在楼上笑弯了腰。


因为嘴谗的我一直念念想吃鸭子的缘故,最后竟连累到主人家为我骑着摩托车四出奔走到邻近村落搜寻家鸭,真是惭愧至极。


这顿丰盛美味的全鸭晚餐,教我至今仍念念不忘。


吃完晚饭后,老狼把他的几个“弟兄”们全叫来了,满满的坐了一屋子。于是,豪迈、粗犷的民族歌嘹亮地响彻夜空。


第二天飞奔到三家村码头看日出,朵朵彩云飘飞在摩梭人敬若女神山的狮子山上,泸沽湖宁静、古朴的美丽再次缭绕我在心间。





0 1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