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签三年多次签证东渡日本,八日周游本州岛南北东西

更新于 2016-10-16 16:56 十六番网页版
首先,对于常常乘坐渡轮出行的我们来说,韩国渡轮的沉没让我们倍感痛心和同情。在此谨向所有逝去的生命默哀,同时向将自己的救生衣穿到乘客身上,因而失去了生命的韩国女船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距离上次从日本回国(见我半年前发表的主题“坐船日本游,全程十四天,一点游记,一点感慨”)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无意间想起半年前的一切,想起4月初春本州四处绽放的樱花,突然觉得日本是一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国家。兴之所至,于是决定直接签一张三年多次的日本旅游签证,方便一去再去。
日本三年多次旅游签证有两类:东北三县三年多次和冲绳三年多次,分别要求游客必须在东北三县或冲绳入住一晚,但若乘邮轮往返中国大陆与冲绳县,可以免除住宿一晚的要求。我们夫妻对海岛一贯缺乏兴趣,因此东北三县无疑成为了我们的首选。

在日本的东北三县中,最吸引我们的是岩手县的平泉,那里有知名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尊寺,因此平泉成为了我们在东北三县的停留地。再排除掉到一些上次去过的城市,最后得出了这样的行程。



在将行程提交给旅行社后,旅行社提出签三年多次必须由旅行社代为预订酒店。既然是规定,我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也就欣然接受。事后我们发现,旅行社的酒店报价其实并不昂贵,签证的过程也十分顺利,没有电调,从递签到出签9个工作日。



就像我此前说的那样,我们患有越来越严重的恐飞症,凡出行必选择其它的交通方式。这一次,我们选择了从青岛港出发的理想之国号,35小时抵达下关。(半年前赴日,我们选择了从上海出发的新鉴真号,44小时抵达神户。)

再次强调,渡轮不是邮轮,如果按照邮轮的标准要求,难免会非常失望。但如果只将它视为一种交通工具,旅程应该还是非常顺心愉快的。

房间:




甲板:




内部大堂:




这次去日本的船上,除了一位日本大姐和一位韩国大妈,其余都是中国人。大多数乘客属于青岛当地的一个中老年人旅行团。

午餐后,和老人们闲聊,一位参加过抗战的老奶奶听说我们的签证是东北三县签证,立刻十分关注地向我问询问东北三县的重建情况,想看一看那里的照片。在听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去过东北三县之后,她和她的先生,这对二战老兵显得有点失望。
老奶奶说,11年受灾的时候,他们曾经给东北三县捐了5000块钱。此后一直想去看看,如果真的很严重,他们可以继续提供帮助。可惜一直以来,也没有去那边的旅行团。
“您不是参加过抗日吗,怎么会给日本人捐钱呢?”旁边有人问,“那您还打仗干吗呀?”
老人想了想,“最开始,参军是为了生存。见过战争之后,我们只盼着这场仗打完之后,我们的子孙和日本人的子孙都不用再去打仗。”老人耐心地解释。

刹那间,想起了崔健先生的禁曲——“最后一枪”中的歌词,“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那一刻,某处最最柔软的神经,似乎被轻轻地触动了。

我们前往岩手县,只是为了获得三年多次签证。甚至,为了避免核辐射有可能给我带来的伤害,我们还刻意选择了离灾区最远的岩手县。出发前,我们曾经得意地拿着地图对朋友炫耀说,“看,平泉距离灾区几乎和东京一样远。”
在这对老人面前,突然觉得自己那么渺小,那么猥琐。

04年,一场空前的灾难席卷印度洋。那时的我们,只是两个经济尚未独立的在校学生,望着公交车内贴满的海报,望着海报上印尼孩子的双瞳和“请给我一个家”的宣传语,流泪之后也只能报以一声叹息。
08年,汶川被强震夷为平地。那时的我们,刚刚走上职场不久,毫无积蓄也不懂节制。看着身边的人捐钱捐物,自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用一点聊胜于无的经济支援表达我们的心情。
而现在,对于一场近期发生的灾难,已经行有余力的我们,除了利用这场灾难来为自己获得多次旅游之便以外,是否应该做一点别的什么?

<抵达日本>

日本Day1 感恩国人

下关->名古屋

早上从船上醒来,船已抵下关,下关的天阴阴沉沉地,马上就要下雨。



上午9点,船员通知乘客上岸。入境后,同船的钟大哥——一位在日本生活了20年的同胞叫住了我们。

“知道怎么去下关站吗?”他问我们。

我们事先当然google了去下关站的走法,但毕竟没有走过,便含糊其辞地敷衍着。钟大哥看出我们把握不大,告诉我们他的太太和两个女儿会开车来下关国际港接他,所以可以送我们去下关JR车站。

“出门在外,都是中国人,甭客气。”钟大哥说。
——就像我在上一贴日本中说的那样:出门在外,从未有一次没有得到过同胞的帮助。

车到下关站,我和老公请钟大哥和他的两个女儿跟我们合了一张影。已经适应了日本寒冷气候的钟大哥,只穿了一件长袖还要把袖子挽到半高,而我和老公几乎已经在发抖了。两个小可爱认真地注视着镜头,拍完之后,小女儿还坚持要看看她照得如何。



感谢这艘渡轮,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抗战老兵的爷爷奶奶,接触到漂泊在外的钟大哥。感谢所有每每让我们在海外感到或安全、或温馨、或骄傲的中国同胞。

从下关去名古屋有点麻烦,不过比起上次从宫岛去涩谷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首先,我们需要坐JR到小仓,然后从小仓坐新干线去新大阪站,再从新大阪站倒新干线去名古屋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从小仓去名古屋是有直达新干线的,之所以要倒车是因为直达新干线不在JR PASS持有者可乘坐的列车范围之内。(详见上一贴的JR PASS部分)

第一次去日本,曾经多次向售卖便当的大婶询问应该去哪里加热便当,大婶听罢,总是连忙屡屡摆手,让人颇为不解,如果售卖的地方都不负责加热,我应该去哪里热饭呢?不久后,我便看到当地人在列车里直接打开买来的便当就吃,顿时大惊:炸虾天妇罗可以吃凉的?什么肠胃!
回国后,无意间看到日本国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十分推崇日本的车站便当。加之上次日本行,尝遍了博多的拉面、神户的牛肉、东京的寿司、宫岛的牡蛎、大阪的各种烧,没有一样可以和美味沾边,于是对车站便当这种东西的好奇被重新激活了。





我承认,这些食物确实能够填饱肚子,而且凉的天妇罗吃了也不会拉肚子。但是论及口味,只能说最爱吃中国凉拌木耳的木寺大使,在家乡菜方面也实在算不上是个行家……

到了名古屋,正好是当地时间3点左右,可以入住酒店的时间,我们选择打车前往酒店入住。出租车上,随便举着镜头,漫无目的地拍着。



这家酒店名古屋东急酒店,如上文所述,是旅行社代订的酒店。价格不贵,但装饰确实中规中矩,地理位置虽然距离名古屋站和名古屋城都有一定距离,但确毗邻当地最繁华的商业区。





到达名古屋,这一天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接下来,我们在酒店休息了两个小时,去一带逛街。

日本Day2 落樱缤纷
名古屋->东京

一早起床,便来到名古屋城,四处盛开的樱花立刻抓住了我们的眼球。











大约上午10点半,名古屋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没有带伞的游人纷纷躲避。而我们,也就借这场不大不小的雨,再次踏上了前往东京的旅途。快到东京时,外面的天黑得像午夜一般,时间却是下午2点。

在东京,签证中心为我们代订的是京王广场酒店,由于位置方便,这是一个大陆旅行社预订最多的酒店,来来去去,大堂中听到的都是汉语。



来到酒店后,略加休整,出去吃饭,然后去新宿买衣服——我们带来的只是单衣,而东京当天的最低气温只有0摄氏度。

日本Day3 亲历桃花源
东京->平泉

起了个大早,希望趁着新宿御苑刚刚开门之际享受一下东京难得的幽静。但新宿御苑的樱花确实不如名古屋城公园开得那么灿烂。











在新宿御苑漫步,不知不觉间一看表,才发现错过了JR PASS预订的新干线,匆忙赶到新宿站重新预订了一小时后前往平泉的班次。

从新宿前往平泉,耗时颇长,一路上会经过不少隧道。新干线快到一之关站之前的一个小时,整节车厢里几乎就剩了我们两个人,素来不爱摄影的老公居然都无聊得开始玩儿起了自拍。



车到平泉,天气愈发阴冷。出站时,右手有一家自行车租赁店,老公突发奇想,决定骑车周游平泉。这个决定极为英明——在平泉停留的一整天时间里,除了在平泉JR站之外,我们几乎没有在街上看到过一辆出租车。



平泉是一个平和得让人感动的地方。购物时,售货的大叔会认真地数出你手中的钢镚,然后不厌其烦地帮你将它们更换成更加便利的面值;骑车兜风时,机动车会小心地尾随在你的身后,直到对面车道没有机动车时,才会小心地从对面车道超车;租自行车时,租车的大爷会用他有限的英语一遍一遍地叮嘱各个景点的骑行路线,直到你能够重复才会满意地目视你离开;参观景点时,当地的年轻人会热情地帮游客照相,并反复确认成像的效果。

这不是一片百废待举的灾后重建区,这里有一群自得其乐的桃花源中人。

入住酒店后,我们立刻急不可待地骑车前往了期待已久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尊寺。

自行车必须停在山下,这里距离中尊寺金色堂还有800米的山路。







终于爬到中尊寺本堂,这里距离金色堂也已不远。





金色堂禁止照相,这栋纯金的寺庙现已被包裹在这个木制建筑之内,使其免收风霜雪雨的侵袭。



寺庙内,有一个不大的捐款箱在为东北三县的重灾区募捐,我们用一点点微末的捐赠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同时,我和老公各自在金色堂内许下了一个心愿,请了一个小小的护身符。

一年后,还愿时,东北三县——我们还会再来。

写到这里,想到在回来的船上,一个正在船尾晨练的美国老弟曾经问到我:“中国人和日本人真的相互仇视吗?”

思绪想起一年前,在一个海外论坛上,曾看到一个日本的IP地址,在讲述地震灾害时用语法错误百出的英语说道,11年的地震,日本收到了来自中国两岸三地的近50亿日元善款,日本国内的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报道。他说他本人就来自福岛县,他们县正在重建,他们一切都很好,谢谢关爱着他们每一位华人。

中国和日本,无论从国家还是国民的层面,都存在各自的缺点和问题。但是,一切都在逐渐变得更好。这不是一种信念,而是事实。——我记得自己当时这样回答。

“这毫无疑问,而且十分明显。”美国老弟回答说。

我们在平泉入住的酒店叫做平泉武藏坊,这个规模甚至还不及国内许多招待所的酒店几乎已经是整个平泉最大的酒店。但老公认为,这里提供的晚餐是他有史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和式美食。也不知,是平泉这个地方和这里的居民平为这份晚餐平添了许多滋味,还是这样一餐精致细腻的美食成为了我们平泉之旅的画龙点睛之笔。







日本Day4 十里走双骑
平泉->东京

吃过酒店的自助早餐,我们踩上自行车,去参观酒店旁边不远的毛越寺

毛越寺曾经是一个寺庙群,除了入口的主殿,其余遗留的部分,全然难现当年的恢宏景象。







一直对平泉的达谷窟感兴趣,但那里距离平泉JR站有7公里的距离,距离毛越寺也有5.2公里。对于一个没有公交车可达,出租车又极为罕见的地区,这个距离显得有些遥远,因此也就从来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要去达谷窟一游。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既然有了自行车,5.2公里也不再遥不可及。出了毛越寺,看到头顶上“距离达谷窟 5.7公里的指示牌”,我们毫不犹豫地上路了。

一路骑行,两边是田野、麦田、山林和溪流,空气清新,人迹稀少,不免心情大好。





山路上下起伏,不到6公里,却也骑了将近40分钟,终于来到达谷窟的鸟居。
"自是杀生禁断地",我们看到门口这样写道,对这里顿生好感。



由于达谷窟正在修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参观,因此对游客免票。



虽然这里比我们想象得要袖珍许多,但还是一处非常有特色的景观。





回到平泉JR站,已经是中午11点,归还自行车时,看到有一名日本游客正在租车。一样的微笑,一样的热情。



带着很多对这里的不舍,我们踏上了回东京的旅程。
平泉JR站候车站台空空荡荡,我和老公在站台低声地交谈,站台人员听出我们不是日本人,问我们是不是要去一之关站换新干线,我们点头说是。上了年纪的站台大爷立刻激动地对我们指着对面的站台。
“quick!” 他用十分生涩的英语对我们说,“go there.”。

2分钟后,我们有惊无险地赶上了停靠在对面站台,发往一之关的列车。
遥远的日本平泉,素昧平生的站台老爷爷,对并未向他询问任何信息的两个年轻中国游客伸出了援手。

有人说我过度妖魔化了东京和大阪,同时也极力地美化了平泉和三岛。
但我只是想向所有人传递最真实的感受。
干净、平和、安宁、知乐、宽容、善良、感恩,这就是现在的平泉。

此时的东京,却是另一番景象,上野公园里如沸的游人,秋叶原街边如织的车流。





世界上有很多国家,每个国家中却也有很多世界。
我们或许无从选择生活在哪个国家,却一定可以选择生活在哪个世界。


日本Day5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东京->箱根

提到这一天的行程,先介绍一个背景“知识”。
这次旅游之后,我已经辞去自己的工作;而老公的工作不要求坐班。我们一直在策划一场长度大约在55-60天的旅行,这次旅行将于今年付诸实践。
在这次行程中,我们将于11月4日从上海宝山港启程,经历8天的海上旅行(经停中国厦门、中国香港、越南西贡)来到新加坡。抵达新加坡后,我们将乘坐45分钟快船来到印度尼西亚巴淡岛,从这里乘坐佩尔尼渡轮到达印度尼西亚的首都雅加达,从雅加达乘坐火车到达日惹参观婆罗浮屠。然后原路返回新加坡。从新加坡乘坐火车来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再到槟城。然后从北海乘坐火车进入泰国到达泰王国首都曼谷,以曼谷为中心分别往返泰国北部的素可泰清迈,以及老挝的首府万象。然后再从曼谷出发,前往柬埔寨暹粒参观伟大的吴哥窟遗迹,接下来从暹粒前往柬埔寨王国首都金边,然后从金边进入越南西贡,沿着海滨游览芽庄会安顺化河内,最终在河内通过国际列车回到北京
行程如下图所示。



原来计划,在这次东南亚旅程之后,我们会休整半年,然后再度出发,从北京乘坐火车前往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乘坐火车前往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然后继续乘坐火车前往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斯塔纳,以阿斯塔纳作为中转站前往里海岸边的城市阿克套,在这里乘坐里海渡轮前往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从巴库乘坐夜班火车前往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从第比利斯前往巴塔米,在这里乘坐火车前往土耳其共和国的埃尔祖鲁姆,从这里前往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并再次来到欧亚大陆分界线的伊斯坦布尔。接下来从伊斯坦布尔乘坐渡轮前往俄罗斯联邦海滨城市,刚刚举行过冬奥会的索契,然后乘坐火车到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最终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依次浏览叶卡捷琳堡伊尔库斯克、蒙古的乌兰巴托,最终回到北京。这次旅途原本将花费45-50天。
行程如下图所示。(这张图之所以线路分叉较多,是因为独联体国家之间的国际线路选择比较丰富,我们在设计之初即不断对比各个线路的优劣。)



但3月份的克里米亚事件让黑海局势骤然升温,从伊斯坦布尔去往索契的渡轮届时是否还会正常执航不得而知。此外,我们夫妇对克里米亚问题确实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因此,基于各种因素的考虑,我们近期决定取消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全部行程。
但对于是否还要进行这次旅行,以及究竟是沿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这条耗时费力的线路回国;还是设法原路回国(但不知有无有渠道获取哈萨克斯坦的多次签证),我们的意见仍存在分歧。

关于这两次旅途(如果成行)的游记,在回国后我们将依旧会选择在十六番发表。重点是,在未来的一年,我们需要造访非常多的国家,这也就意味着,任何亚洲国家的人,于我们而言都是宝贵的信息资源。

而在日本的第5天,我们遇到了一些亚洲国家的朋友,与他们的交流让我们对这次即将展开的旅途多了很多认识。
早上起床,立刻逃离东京,前往箱根

旅行社在箱根为我们预订的酒店吉池旅馆,我们抵达时远未到入住时间,于是寄存行李,前往芦之湖









如果没有交通方面的需求,箱根海盗船总地来说没有太多乐趣。天气阴沉沉地,富士山影也不见,若不是和一些从台北来的游客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这一次的海盗船之旅简直让人昏昏欲睡。
富士山,你到底在哪里?两次刻意亲近你,都被婉拒。



在前往箱根神社的路上,四个学生模样的人显然在说泰语。连忙过去搭讪,一句“萨瓦迪卡”居然换来四个人集体转身,认真地微笑回以“萨瓦迪卡”。再次错失富士山的绝望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心情大好。
多可爱的国家!多可爱的国人!
于是,关于泰国旅行、火车票预订、从马来西亚前往泰国的国际列车,Orient Express等问题立刻连珠炮似地抛了出去。几个大学生英语水平有限,倒也勉强可以应付解释。

和芦之湖一带相比,箱根神社游人确实不多。曲径通幽,也值得一观。







箱根神社的海上鸟居远比宫岛的鸟居来得更大,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少了一丝视觉冲击感。可能是因为宫岛鸟居不仅是一个孤零零的牌楼,背后还有一座海上神社——严岛神社的关系吧?





返回酒店的车上,坐在我们身后的一对中年夫妇一直在用汉语交流,但是口音比较奇怪。追问之下,他们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常年往来泰国和新加坡。心中顿时大喜,关于新马泰的旅游问题在脑海中瞬间被激活,一连串地发问之后,对搞好第一趟行程的把握大增。

其实,在从新大阪前往名古屋的新干线上,我们眼睁睁地看见前面一对乘客夫妇的JR PASS上国籍一栏写着印尼,却因为一个椅背之隔没有发问,现在想起来仍觉得有些后悔。

回到酒店入住,发现酒店的景观甚美。





晚上去泡露天温泉,和服务人员闲聊之际,才知道这一天入住酒店的不到80位客人中,46人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同胞。
泡过温泉,和一对带着女儿从上海来日本旅游的夫妇闲聊了一番日本的旅程,得知一条极为有用的信息——近期,东京二条城一直在晚上举办赏夜樱的活动。心中立时对第二天的活动充满了期待。

日本Day6 凡三往 乃见

箱根->京都

早饭前,在酒店的日式庭院里随拍。











早饭时,尚未死心的我们请酒店前台帮助我们给芦之湖游客信息中心致电询问,今天在芦之湖能否看见富士山。答复是,今天天气极好,如果能及时赶到芦之湖,一定能够看到富士山。

立刻奔回房间、收拾行李、拖去箱根汤本站寄存、然后跳上一辆出租车直奔芦之湖。

50分钟后,当我们出现在芦之湖湖畔,走出出租车,满怀希望地向对岸看去时,再一次,除了近处的山峦,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垂头丧气的我们哪里还有继续游览的兴致,三次了,无功而返。固然见证了三岛的宁静,九头龙神社的华丽,但传说中的神山始终踪影全无。

真的有这么一座山吗?我问自己,一边垂头丧气地往公交车站方向踱去。

仅仅几步,我们停住了脚步,山的那边,一抹白映入眼帘,看上去如此小而真切。



跑!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我和老公开始往那个方向奔跑,没有几步,富士山清晰地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真实得让人如此难以置信。
终于见到你!





想起前两次的经历,突然对好事多磨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对于第一次赴日即顺利看到富士山的游客而言,他们或许根本意识不到亲见富士山是多么难得。对于多次赴日却总与富士山美景擦肩而过的游客,他们的失望之情我们自然更加可以体会。

少时读史,每每看到《三国志》中“凡三往,乃见”的桥段,总不免认为,谒圣之诚不过如此。但其实,三,却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数字,让人更加感动、让人懂得珍惜。

这一程,我们总算没有遗憾。

几小时后,当我们再次来到京都,除了街边已见凋零的樱,一切都与半年前毫无差别。

京都布莱顿酒店总地来说还是让我们感到满意的,唯一的缺点是早餐的种类过于单一。





打车来到白川,准备从这里行至圆山公园、再到祗园徒步。













吃了一份大阪烧,再出来时天几乎已经黑了,我们回酒店换了一身厚衣服,前往二条城观赏夜樱。









其实,除了那份夜晚赏樱的宁静之外,夜樱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意料中的惊喜。所看到的,也无非是园中的光影效果而已,与樱花的关系并不很大。













二条城不远处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超市,从二条城出来后,我们到超市里选购了一些水果、果冻、酸奶之类的食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酒店

在这一天的经历中,还是有很多可以留待将来慢慢咀嚼回忆的。

日本Day7 归程

京都->下关

上午,按照在箱根吉池旅馆的同胞推荐,我们来到了京都郊区的岚山







天龙寺人满为患,是我们这一程游客最多的景点。



虽已开始凋零,但岚山的樱花依旧灿烂夺目。





从天龙寺北面出去,便是知名的竹海。参天古竹,不免让人心生敬畏。





渡月桥上望去,一片樱花盛开的景象。



过了渡月桥,便来到了渡月小桥,这边的游人已见稀少。



想要一睹前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先生题词的诗碑,寻找良久,却无果而终。只得选择返程。

从京都去往下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大约14点离开了京都,直到19点15才最终来到下关,我们的登陆之地。

下关,我们入住的是三星级(根据booking的评级)的下关多米豪华酒店,这里距离JR下关站不到500米,距离我们明天要登船的下关国际港更是只有200米。
下关多米豪华酒店的房间之小从所未见,反倒有一种难得的温馨之感。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自助早餐与前几日的五星相比,味道可口、种类也相当丰富。





入住后再出来觅食,下关的Sea Mall早已打烊,在JR站的一家居酒屋吃到了十分美味的洋食。夜晚的海峡梦之塔,灯光效果看上去确实梦幻,但我们却没有携带可以将它记录下来的设备。
JR站周围有一家不小的超市,为了第二天的航程,我们在这里采购了许多果冻与罐头食品。

日本Day8 暂别

下关->海上

由于11点才可以登船,我们居住的酒店距离下关港又只有200的距离。因此,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在下关随便走走。

当我们装备了设备,才发现早上的海峡梦之塔远没有夜晚的多姿多彩。



周末早上的下关,整体上都是静悄悄的,很适合享受上船前最后的宁静。



下关国际港会标记在下关市的任何一张地图上,这里有往来于青岛和釜山的国际渡轮。
不久之后,我们将乘坐从釜山出发的渡轮,再次回到这里,这已经提上了我们的议事日程。
只要把握时光,把握青春,那么一切告别,都是暂时的。



在返回青岛的渡轮上,再次遇到了开车送我们去JR站的钟大哥,人生何处不相逢。

回程的船上,遇到了曾经在上文中提及的美国背包客,他已经在日本旅行了两周的时间,在下面的两周,他会来到中国;然后去越南、柬埔寨,最后从泰国的曼谷飞回美国。

“我们一年有45天的年假,可我们国家的人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辞职去旅游”,这个美国人跟我聊天时说,“你们国家的人只有5天年假,为什么辞职去旅游的中国人却很少见呢?”

细想起来,汽车、房屋、儿女、医疗、还有那份只有看惯了浮华的人才能割舍的贪念,让太多人变成了生活的奴隶。可是,当一个人穷其一生,终于还完了亏欠银行、亏欠子女、亏欠企业的债,他又如何用那业已苍老了的生命,消逝了的激情,去偿还那份亏欠自己的人生之债?——你活着,但你真的生活过吗

佛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

再次想起了新鉴真号上,那对瑞典流浪艺人的话,“在瑞典,一些人很富有,另一些人则很自由。”

其实,在哪里不是这样呢?

电影“入殓师”中,当广末凉子自豪地说出“这是我丈夫,他是一名入殓师”时,很少有人能不为之动容。
年薪500万日元的高薪,换来的是妻子的出走,朋友的蔑视。但当一个人真正认同了自己之后,这份曾经难以启齿的职业本身,便足以成为一种骄傲,全然无关于收入,只相关于那份职业本身。

寻求自我认同,自然会获得社会认同;而刻意寻求社会认同,最终只会让人迷失了自我。

幸好,在我身边,越来越多生活在大城市的朋友选择放弃了薪水极佳的职业,或步入自由职业者的行列,或毅然负笈远行。

去年8月去福州出差,在酒店吃早餐时,听到邻桌的陌生人接了一个电话:她的一位同事刚刚辞掉了工作,由她接手。那位同事以去法国读语言学校为由,签了一张法国的一年学生签证,在这一年的“留学”生涯中,他准备用自己的足迹踏遍欧洲和北非。

听到的一刻,砰然心动。于是想起了网上炒得很火的那一段话:
“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高原的山鹰盘旋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有一些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到的人。”

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这些流浪者中的一员。不委身职场,不屈己逢迎,只感恩每一天,然后,期待下一次远行[表情]。



后记

第二次从日本回国,再次被问到我如何看待日本这个国家和她的国民。
总地来说,这是一个让我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

其实,世界上有很多个日本。

一个是大陆和朝鲜连续剧中的日本:凶狠、丑陋、残暴却又百无一能。只会在屠戮中寻找快感,英勇的人民群众和指战员最终一定会团结一心,粉碎他们的所有野心与欲望。

一个是文化的日本,从Hello Kitty到皮卡丘,从八公到猫叔,从御宅族到腐女,从樱花到富士山。太多的元素可以让人们每逢提及,就会立刻联想到日本,联想到那个既一衣带水却又遥不可及的国家。

一个是生活的日本,这里有人西装革履行色匆匆,有人奇装异服招摇过市,有人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也有人安逸清闲独坐孤舟。在这里,自由平等与长幼尊卑诡异地共存,保守文化与后现代艺术完美地融合。

一个是经济和科技的日本:在二战暴行中自食其果的他们从一片碎砖乱瓦中爬了起来,用28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华丽转身;之后的不到20年,盲目的经济乐观让他们再次从泡沫的最顶端跌了下来,但近两年,随着经济形势的转好,涩谷十字路口变得格外人潮汹涌。2013年底,不到百分之4的失业率昭示着新一轮经济增长已经在这里呼之欲出……

日本是立体的,是无法解读的,每一个自以为了解日本的人都只看到了它的一个或几个侧面。

旅行是消除无知和仇恨的最好方法”,马克吐温如是说。

因此,不必试图去解读日本,若你对她产生了兴趣,就赶紧过来这里亲自感受她吧!

2014年4月,我和我的爱人,曾在那片缤纷的落樱下相伴而行,你呢?


11 50 35

评论 35

  • saul

    躺在大阪酒店里读楼主的文章,深有感触,日本真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国家,有趣也乏味,美食众多但也单调无新,西服加和服,文明加烟民酒鬼,偶尔来几趟可以,久居估计会疯掉,哎,还有十一天呆在这里…

    2016-07-23 00:13

  • wdytsldn作者

    回复臭屁小猪 : 您客气咯!

    2015-03-25 23:51

  • 臭屁小猪

    回复wdytsldn : 诸多条件限制,不能像楼主一样随心去旅行,但会努力争取机会,好在有个暑假,必不能辜负。生命不息,旅行不止,如果有幸与楼主同游,真乃此生一大幸事,哈哈

    2015-03-25 18:11

  • wdytsldn作者

    回复臭屁小猪 : 您过奖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倒是真没啥好羡慕的。如果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相约一起旅游,哈哈。

    2015-03-25 05:55

  • 臭屁小猪

    真羡慕楼主啊,去了这么多地方,三年多次签证不好申请,楼主真棒,要向楼主学习,日本是我出国行的第一站,希望可以追随楼主足迹,走遍每个地方

    2015-03-21 10:26

  • wdytsldn作者

    回复佳佳妹 : 谢谢您捧我,很感动。

    2014-12-15 16:58

  • 佳佳妹

    写得真好!我也是因为你的这篇游记而注册了十六番,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精彩!

    2014-06-29 00:51

  • wdytsldn作者

    回复pennia : 多谢,两贴都看见您捧了,游记只是分享一点体验,有读者再累也值了。

    2014-06-21 19:52

  • pennia

    非常感谢楼主!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了。因为你的游记注册了十六番账号,也看到了更多好的文章。也感受到了十六番斑竹们的努力和热情,谢谢!ありがどうございます!

    2014-06-17 17:52

  • wdytsldn作者

    回复霓闪 : 多谢鼓励,出行需要不是勇气而是决心,一起加油!

    2014-05-05 15:03

  • 霓闪

    喜欢楼主的这张照片,让我想到了周杰伦的《菊花台》。楼主好给力,去过这么多国家,勇气可嘉。小弟万分敬仰![图片]

    2014-05-04 12:20

  • wdytsldn作者

    回复edonchen : 谢谢您盛赞。关于您的问题,您说对了一多半,这个三年多次签证,我和我老公他是主申我是辅申,辅申签证上有个FAMILY标记,必须随同主审才能使用,不能单独入境。但主审的签证上是没有那个字样的,所以从政策的角度上说,我老公倒是可以没有我单独入境日本。另外,东北三县三年多次和冲绳三年多次好像长相也有点区别:东北三县直接把东北三县,写在签证类别(Category)那栏里了,为了节省空间,把Temporary Visitor这俩词儿简写成T.V,而备注(Remarks)栏啥都木有。冲绳三年多次,类别一栏和单次写的一样,都写着AS. Temporary Visitor,但是备注栏里写着冲绳。说到图文并茂,我觉得到最后,就和我每次发的贴一样,无论文还是图,都烂尾了,哈哈。

    2014-05-04 02:17

  • edonchen

    对了,楼主你的三年多次往返证好像和我朋友的不同,是不是一定要你老公同行的才可以用,换句话说如果只是你或者你老公一个人去日本的话是不能用的?

    2014-05-04 01:20

  • edonchen

    这么图文并茂的好文章,一定要给楼主按赞

    2014-05-04 01:18

  • wdytsldn作者

    回复沫小妞 : 哈哈,您过奖了,辞职去西藏现在都成网络三俗之一了,我这算啥有勇气啊,就是一个喜欢放浪形骸的俗人而已啦。

    2014-04-30 15:44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